2022 年 10 月 23 日

這麼做的原因只是單純的不想她成為一場怪異的角力中的犧牲品罷了。

。。。。。。。。。。。。。。。。。。。。。。。。。。。。。。。。。。。。。。。

而在另一邊同樣有人在討論這件事,

「對玥獸的徒弟造成的事件,大家怎麼看?」

「有點過頭了。」

「是不是該讓會館約束他一下,畢竟這會給我們造成不少麻煩。」

「如果讓世人都知道的話確實會給我造成不小的麻煩,況且那邊也會對它不滿的。」

「但這件事會館說是他被算計了,如果我們還因此責怪他是不是有點不適合?」

「會館畢竟是妖精的會館,這種事情難說明對方是不是說的是實話,我認為我們還是得有點自己的看法才對。」

「說的不錯,畢竟這件事還和教會扯上關係,很難確定他是不是故意的。」

就在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時候一個坐在其中穿着一身軍服的老人在那裏淡定的喝茶,似乎對眾人討論的事情沒有一點興趣。

其中一個人看老人似乎沒有想說話的意思,對着老人問道,

「獨孤老爺子,您也是見過那個王玥的,您怎麼看?」

如果王玥在這裏,就會發現這個老頭就是當初在自己身邊坐過的獨孤廉。

而獨孤廉則吹了吹手中的熱水平淡的說,

「不怎麼看,明顯有針對的意味,難道還要因為這個懲罰它?」

「難道就這樣放過?」

其中一個明顯偏激進派男子對獨孤廉的話有些不滿,皺着眉頭問,

「這樣下去天朝到底是我們的還是它們的?」

「好啊~你去啊。」

獨孤廉瞟了一眼那個年輕男子說,

「你想怎麼懲罰他?逮捕他還是怎麼?」

「這。。。」

對方被獨孤廉的話弄得有些啞口無言,因為他發現似乎自己確實沒有什麼好的方法懲罰王玥。

「哦~原來你沒有想好啊。」

獨孤廉看着男人搖了搖頭,

「年輕有熱情是好事,但最好考慮好再說話,不然說了和沒說一樣,沒用的。」

7017k。 十月,秋風和煦,蔚藍的天空白雲遊弋。

周一清晨,私立商陵中學高中部。

一輛低調奢華的黑車停在校門口,北野颯從車上下來,一眼將恢宏的校園收入眼底。

「嘿!」白業羽從後面勾上他肩頭,唇邊帶着斜斜的笑,「颯,今天吹的什麼風,你居然會來學校?」

「西北風。」北野颯拂掉他的手。

白業羽撞了下他的胳膊,雙手環胸走在他身旁:「怎麼,在家連西北風都不給你吃,要來學校里討食?這也太慘了吧!」

「注意點你的動作,我身體弱遭不住。」北野颯冷淡地說。

「你還身體弱??」白業羽皮笑肉不笑地扯著嘴角。

「你呢,遲到早退大王,今天倒是很準時。」

「我啊,有個特別在意的事。」白業羽勾起唇角。

「哦?」北野颯挑眉。

兩人並肩往校內走,周圍的學生們自覺讓出一條道,全呆立在原地投去注目禮。女生們激動地相互晃動着胳膊,目光緊緊跟隨着兩人,興奮地接頭接耳。

「啊啊啊是白業羽!我竟然和白業羽一起進校門!我要瘋了!!」

「喂喂他邊上的是誰啊,是不是北野颯!好像真的是!OMG是北野颯!這也太帥了吧!快!快拍照!」女生掏手機的手都激動到抖。

「我要暈倒了快扶住我,我受不了……」

……

人群包圍圈外,邢小州和邢香香走下車,驚詫地望着眼前的景象。

邢小州不相信地揉了揉眼睛,戳邢香香的手臂:「香香,我們是不是來錯門了?還是我沒睡醒?這這什麼情況啊!」

「我好像也沒睡醒……」邢香香愣愣地答。

「嗯咳。」邢小州壓低嗓音,調整到偏低沉的少年聲線說,「咱走吧,香香同學。」

「好的,少爺同學。」邢香香跟上。

包圍圈最外層,一個女生回頭看到邢小州,突然尖聲一叫,邢小州被嚇到立定。

女生指著校門口:「是邢小州!那個用一票優勢打敗白業羽的新晉校草!哇!白白嫩嫩的,真的是小奶狗誒!」

什、什麼?!

女生們齊刷刷回頭,高呼著「校草」,以喪屍圍城的速度向邢小州圍來。

邢小州瞳孔收縮,顫抖地抓住邢香香的手,說話的聲線都開始混亂:「香…香香……跑……」

「後面是馬路啊少爺……」邢香香同樣嚇傻。

「都讓開——!」

人群中爆發一道吼聲。

白業羽扒開人潮走到邢小州面前,上上下下打量着她,挑釁地揚眉:「你就是那個取代我的邢小州?」

「我是邢小州,我什麼都不知道……」邢小州一臉懵逼。

白業羽伸手,抓住她的下顎左看右看,又捏了捏她的臉頰:「嗯,皮膚不錯,長得也還算不賴,就是有點白嫩過頭了。以你的姿色,我絕不會承認你能超越我。」

這個人……五官立體風華絕代,斂盡鋒芒的眼中看似溫柔,卻藏着銳利的刀。他的音容,讓邢小州有一閃而過的熟悉感。

邢小州皺着臉打掉他的手,不滿地問:「你誰?」。 「我知道,可那又如何?如果我真的知道的話,我至於到現在都還不說嗎?」看着吳應雄,許林十分冷靜地說道。

聽到許林的話,吳應雄咬了咬牙,就鬆開了他的衣領,他看着許林的目光充滿了複雜,說道:「許林,你如果不說實話的話,我們根本沒有辦法幫你。」

就算是跟你們說實話,那又能夠如何呢?你們還是照樣沒有辦法幫助到我的。

許林在心裏暗暗想道,但是表面上他卻是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了困惑的神色,說道:「我說了,這就是我的實話,如果我真的知道原因。我肯定會告訴你們的,相信我。」

許林的話,讓吳應雄緊皺起了眉毛,最終他還是輕嘆了一口氣,說道:「這段時間,你就先別回武衛局了,在事情還沒有調查清楚之前,你好好的在家休養吧。」

許林的眉毛微微向上一挑。臉上露出了詫異之色,出聲問道:「這是局長的意思嗎?」

吳應雄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許林倒是樂得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當然了,自己自然不能夠表現得太過明顯了,當下就點了點頭,露出了沉重的臉色,說道:「好,我知道了,我會認認真真休息的。」

見許林這副模樣,吳應雄還是忍不住皺着眉毛說道:「總之,這件事情我會調查清楚的。」

許林笑了一笑,說道:「謝了。」

「你好好休息吧。」

吳應雄說了一聲,就帶着張西英離開了這裏。

兩人出了病房之後,張西英皺了皺秀眉,忍不住出聲問道:「你為什麼不問他?」

「問他什麼?」向前走的吳應雄反問道。

「那些昨晚襲擊他的殺手,已經死了。」張西英開口說道,「而且還是死在醫院不遠處的小樹林里。」

「說了,又有什麼意義?他很明顯是有事情瞞着我們,」吳應雄開口說道,「既然他決定不告訴我們,那麼就只有我們自己來找出這其中的答案了。」

「但是這樣真的好嗎?」張西英看着吳應雄,俏臉上露出擔憂之色,說道。「這對許林會不會……」

「不管如何,我們都得把真相給找出來,這,不就是我們當武衛的職責嗎?」吳應雄義正言辭地說道。

就在吳應雄和張西英離開的時候,白冰菲看着許林,目光中也是有着複雜的情緒,問道:「許林,難道你真的有什麼事情瞞着我們嗎?」

許林笑了一笑,說道:「你怎麼跟他們也一樣?我真的沒有什麼事情瞞着你們,如果我真的知道什麼的話,我肯定會告訴你們的。」

白冰菲的目光直直地注視着許林,片刻的時間后才緩緩開口說道:「真的。我感覺你這個人實在是太神秘了。」

「神秘?怎麼就神秘了,我不就是我嗎?」許林笑着說道。

白冰菲輕嘆一口氣,搖了搖頭,說道:「算了,我也不管你了,你自己看着辦吧,但是我想要說的是,你並不是一個人,你好好休息吧。」

說完這句話,白冰菲就輕輕地拍了拍許林的手掌,起身離開了這裏。

看着白冰菲的背影逐漸從自己的視線中遠去,最終消失。許林臉上的笑容逐漸收斂起來,露出了一抹無奈之色,喃喃自語道:「對不起,不是我不想要告訴你們,而是這件事情,把你們牽扯進其中,實在不是什麼好事情。」

許林很清楚,像是執法者這樣的機構。根本不是他們這些普通武衛所能夠抗衡的,許林不可能讓他們因為自己牽連進來。

「孔家……」

許林的眼神變得無比森冷,雖然那群外國殺手沒有具體的將他們的幕後主使者給抖露出來,但是很明顯,如果不是孔家的話,就不會再有其他仇人敢這麼光明正大的對付自己了。

畢竟他的那些仇人可都是很清楚自己的身份,想要對付自己,首先就得先掂量掂量一下自己能不能夠承受得住「南王」的怒火。

但是孔家並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對於他們來說,自己只是一個螞蟻而已,因為自己挑釁了孔家的威嚴,所以孔家要滅掉自己這一隻螻蟻。如此簡單而已。

「看樣子,老頭子上一次鎮壓的時候,出的力還不夠大啊……」

許林很清楚自家老頭子的地位和權力,如果他真的有全力壓制的話。恐怕孔家怎麼都不敢妄動,但是偏偏,老頭子並不是那種喜歡拿權勢去做事的人,因此。很有可能,這件事情,可能是壓制了下來,但是,只有真正的高層知曉,而不是高層的,或許根本就不知道這個事情。

「又是玩歷練這種無聊的把戲!」許林搖了搖頭,眼神驟然變得冷漠起來,如果換成以往的話,他興許真的會順從自家師傅的命令來行事,但是這件事情實在是鬧得太大了,最重要的是牽扯到了太多平民了,這就讓許林更加難以容忍了。

不管你怎麼針對自己,只要你別把無辜的人牽扯進來,許林都是無所謂的,哪怕你把他給殺了。只要你有本事,這是他的底線。

但是現在孔家為了將自己殺死,不然雇傭了外國的殺手組織,甚至還肆無忌憚的在市中心出手,傷害平民,這絕對是許林無法容忍的。

當下,許林就從空間壓縮手環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撥通了黑玫瑰的電話。不過還沒有等到他開口的時候,黑玫瑰就搶先開口了:「你那邊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我會解決的。」

許林感受到了黑玫瑰的聲音里蘊含了極為恐怖的怒火,很顯然,許林遇襲的這件事情,真的讓她發火了。

許林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輕輕地點了點頭,說道:「那就麻煩了。」

「你沒事吧?」黑玫瑰出聲問道。

「死不了。」許林淡淡一笑。

「行,我會想辦法把你從台都弄回來的,那群傢伙,真的是越來越無法無天了,真當這個天下是他孔家的不成?」說完這句話,黑玫瑰就掛掉了電話。

。 裙擺才拂過政事堂的門檻。一人從旁伸出手,握住了盪開的廣袖。

桓儇偏首看向紫袍玉帶,逆光而戰的裴重熙。唇梢挑起。光線透過門前兩個高大的梧桐樹,在階前以及二人身上投下斑駁的光影。

「中書省沒事可做?」桓儇舒眉一笑,任由裴重熙牽著自己,往一旁而去。

「急什麼。中書省上下又不止我一人。」

二人止步在廢棄的金明池處。

睇目四周只見地上的落葉全被掃去,只是池塘仍舊乾枯,倒塌的假山也在原位。卻比之前看上去更加寧靜,偶有鳥兒從頭頂越過。

「我聽說長平歿了。」裴重熙將順手摺下的花兒別在了桓儇發間,「此事我派人去查過長平的確是病歿的,駙馬也因此一蹶不振。」

桓儇聞言踢了踢腳下碎石。看著它直直地飛向遠處的草堆,沉聲道:「我知道。我想要不要讓人去接芷青回來,送她去找桓嶠。她年紀還小,即使回到楊家也不安全。」

話落耳際裴重熙凝目瞧她,眸光瞬時沉了下去。

「你這是打算讓桓嶠回去?」

「嗯。讓他回去也好,這長安終究不是清凈之地。」桓儇把玩著腰上垂下的禁步。語氣里染了悵惘,「郭太妃年事已高,留在長安的話,兒女都不在身邊。走了就當本宮還當年的情。」

聽到這裡裴重熙一嘆。果然,阿嫵從一開始就沒打算留桓嶠下來。這下倒好,把母子二人都放了回去。要桓嶠再想做什麼也沒辦法。

「近日會有批貨從突厥入長安。」

話音落下,桓儇驀地抬眸拉回了飄遠的思緒。還未等她開口,裴重熙從袖中取了個精巧的銀薰球出來,在她鼻下一晃。

「這味道……好奇怪。」鼻息微動,桓儇皺眉道。

「自然。這是來自突厥的香料。」裴重熙抬手將指尖所沾香料抹在了桓儇身上。又忽地湊近她,咧了咧嘴,「據說女子若是日日抹,則肌膚生香。」

望著面前放大的俊朗面孔,桓儇皺眉。擋開他的視線,「你是說有人走私?偷運突厥香料入長安。」

裴重熙聞言眼中笑意更甚。阿嫵果然還是厲害,一點便通。

拿起裴重熙手中的銀薰球把玩起來。桓儇將鎖扣打開,取出裡面的香塊。細嗅起來,還沒聞一會,就連打了兩個噴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