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1 月 5 日

這裡燃燒著火焰。

江瀾站在火焰中心,他沒有再主動出擊。

而是安靜的看著這些在煉獄中焚燒的人。

看著他們掙扎。

沒有憐憫,沒有快感。

只是看著。

這只是一種滅敵的手段。

對他來說是最有優勢的手段。

「人類,你感覺到了吧?」這次又是一個女子的黑影:

「在這裡動用力量,會耗費心神。

身為人類的你,能堅持多久呢?

而我們不同,我們依靠的幽冥氣息在這獨特的地方立足。

但凡是溢出的幽冥氣息,都能成為我們的力量。

我們甚至不用攻擊,都能擊潰你的防線。」

江瀾望著她,沒有去攻擊。

而是閉上了眼眸。

既然對方在跟他耗他也不在意。

在這裡,也能修鍊。

對方在等,他也在等。

就看誰先承受不住。

煉獄之中,時間過的很快。

烈焰在燃燒。

那個女性身影,隨之被焚燒。

而後是一位老者。

他站立半空看著江瀾,煉獄的火焰在焚燒著他。

讓他有些難受。

但是他在等待,等待對方力量瓦解。

一個弱小的人類,在這裡不可能堅持太長時間。

但凡有一絲動搖,心神都將被瓦解。

幽冥氣息能將對方的那一絲動搖,無限放大。

最後徹底淪陷。

這就是幽冥。

唯有成為幽冥的生物,方才不受影響。

三個月過去了。

黑影看著江瀾,看到對方依然平靜的站在那裡。

沒有絲毫變化。

周邊力量也沒有絲毫變弱。

他沒有著急,而是繼續等待。

一年過去了。

他感受了一年的痛苦。

可是這裡的力量沒有絲毫的變化,那個人類一直站在那裡,一點變化沒有。

「人類,你好像很不一般,但是你還能堅持多久?」

黑影這次是一條巨蟒。

周邊有無數的黑影,都是看著江瀾。

此時江瀾睜開眼眸看著黑影道:

「或許,還能堅持一段時間。」

「我倒要看看你的極限在哪,爆發已經達到了最巔峰,你現在隨時都能被幽冥氣息入侵。

從此萬劫不復。

甚至加入幽冥的機會都沒有。

你最好想清楚。」巨蟒開口說道。

江瀾看著對方,未曾說話。

而是緩緩閉上了眼眸。

這個時候,沒有開口說話的必要。

對方還是沒有動手,他便不打算多做什麼。

繼續修鍊。

等待出去的機會。

目前為止,他都沒有出去的辦法。

實力不夠。

幽冥氣息噴發過於特殊,遠不是他能隨意抵抗的。

八荒煉獄持續開啟。

火焰將周圍的身影燒毀。

然而從頭到尾,烈焰從未變弱過。

這讓黑影有些錯愕。

「人類,你怎麼做到的?

為什麼這麼長的時間過去了,你的心始終能夠保持平靜?」黑影已經不打算在再等了。

他需要動用力量讓江瀾沉淪。

再過一些年,這裡的噴發就會結束。

對方有些超出他的預料之外。

必須動手了。

這一刻,所有的黑影動了。

帶著強大的力量向江瀾而來。

「既然你不願意,那麼我們只能將你拉到幽冥。」

黑影襲來,強大的力量呼嘯而至。

於此同時,江瀾也跟著動了,他一步邁出消失在原地。

再次出現便是那個黑影的前方。

噗!

他的手穿透了對方的身體。

隨後用力撕碎。

嘩啦。

黑氣當場擴散。

隨後他來到了一邊的黑影,手抓向對方的頭。

砰!

捏爆。

接著一拳轟向靠近的黑影。

砰!

一拳轟碎。

而後他跟著消失,力量開始在各個地方出現。

砰!

砰!

砰!

大量的黑影在破碎,所有的氣息全都無法重組。

許久之後。

江瀾將腳下的女子踩碎。

他站在那裡看著廢墟邊緣再一次開始出現的黑影,平靜道:

「你們,好像拉不下我。」

這些人的實力沒有那麼強。

唯一難對付的是,無窮無盡。

彷彿殺不完。

但是江瀾心裡沒有任何波動,也沒有小覷他們。

只要他心神不破,便能一直殺下去。

「人類,你不怕嗎?」這個時候一個男子走了出來,他看著江瀾笑道:

「你心神在這裡,但是你的身體在幽冥出口附近。

你知道嗎?

現在的幽冥出口並不能防備所有幽冥生物。

你的周邊可能有著我們的人。

你的身體或許馬上就要被撕碎。

屆時,哪怕你能從這裡出去。

也再無歸處,從此消散在天地間。

你沒考慮過嗎?」

剎那間,江瀾出現在這個男子身後,隨後一拳轟出,將其上半身打爆。

「你不懂。」江瀾低著眉看著剩下半個身子的男子道:

「我並非孤獨一人,我的身後還有一個強大的存在。

在我還未成長起來的時候,他會為我遮蔽我無法面對的危險。

雖然他不怎麼管我。

但此時外面的我,是這麼多年來,最安全的時刻。」

砰!

江瀾一腳將對方剩餘的半個身子踩碎。

他一直在躲避著危險,不願意捲入那些他無力對抗的事件中。

但是他從不逃避責任。

該是他面對的,他絕不畏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