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0 月 28 日

趙家二房也和趙棕徹底決裂,鬧著要分家。

要分走屬於二房的那一份家產!

鬧得是雞犬不寧。

總之,趙家一團亂。

烏煙瘴氣亂成了一鍋粥。

…..

陸漓猶疑良久,似乎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溫九傾也不催她,看她有口難言的樣子,想來不是什麼小事。

一盞茶后,陸漓下定決心,然後嘆氣的問:「阿傾,你聽過我大哥嗎?」

「你大哥?」溫九傾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陸漓神情有些頹廢:「我來其實是想請你為我大哥看診!」

孤舟眸光幽深,半響低聲道:「這個忙,她幫不了你。」

換言之,你大哥的病,沒得治,你自己心裡清楚。

陸漓失落的低下頭,眼眶有些泛紅。

她悄悄抹了抹淚:「我知道…..我就是…..」

不甘心。

阿傾醫術這麼高明,所以她才抱有一絲希望的。

溫九傾不解,她都沒說什麼,孤舟就替她拒絕了?

想來只有一個原因,陸漓的大哥患了什麼不治之症?

小蘿莉哭的怪可憐的,溫九傾給了她一塊絲帕擦擦眼淚,然後問:「你跟我說說,你大哥什麼情況?」

「我大哥…..」

「你大哥的情況,怕是阿傾也無能為力。」

陸漓剛要開口,趙玉諫就又給她潑了盆冷水。

小蘿莉嗚的一聲就哭了出來…..

拿著溫九傾的帕子,使勁兒的擤了把鼻涕。

溫九傾:「…..」

她看了看趙玉諫,又看了看孤舟,怎麼這倆人都一臉凝重?

溫九傾反倒來了興緻,有什麼疑難雜症是她治不了的?

「玉諫,你跟我說說,她大哥什麼情況?」

越是有難度的疾病,越是有挑戰性。

溫九傾最不怕的就是迎難而上。

她有空間在手,又有末世的醫療技術,不怕拍著胸脯保證,這天下還沒有她不能治的病。

陸漓嗚嗚抽泣。

趙玉諫嘆了口氣說:「平南侯府世子,她大哥陸長歲,天生白瞳,無葯可醫…..」

就這兩句話,溫九傾就明白了。

天生白瞳?

也可能是白內障?

陸漓擦了擦眼淚,其實趙玉諫說的比較委婉。

所有人都說她大哥命格不詳,是個不詳之人,不僅克父克母,將來還會剋死妻兒。

「聽聞陸家尋遍天下神醫,都沒能治好陸長歲的白瞳。」孤舟看了眼溫九傾,低聲道:「你,莫要逞能。」

他這話,不單單隻是警醒。

語氣中還帶著幾分謹慎和壓迫。

逞能?

這話她就不愛聽了。

「質疑我?」

溫九傾一瞪眼:「信不過我醫術的都給我丟出去!」

說她啥都行,就是不能說她醫術不行。

她好歹是末世醫學女博士!

軍區最好的軍醫!

想當年,軍區一幫特種兵都要叫她一聲『親姐。』

到了這小白臉面前,居然就變成了逞能?

孤舟:「我並非信不過你的醫術,只是…..」

溫九傾冷著臉:「只是就是可是,可是就是但是,但是就是猶豫,猶豫就是質疑,質疑就是信不過!」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接受遺產?」男人一愣,然後接過陳凡的鑰匙之後便拿出一個類似pos機的東西將鑰匙貼了上去。

「C區十八棟,1607號業主,方天凡。」

機器自動播報了一串信息,正是之前陳凡進去的那個房間號。

「方天凡?」男人皺了皺眉,然後又拿出手機一陣操作之後,對着黃老狗低聲說了一點什麼。

黃老狗聞言頓時笑着點點頭,然後拍了拍陳凡的肩膀說道:「你父親是個勇敢厲害的人,希望你也是。」

他拍了拍陳凡的肩膀之後……

《民間詭異筆記》第三百一十七章報名 艾倫接下來的日子很安逸,除了每日休養身體外,更多的時間都用在了打磨他的身體,還有淬鍊傳奇專長身上。

雖然傳奇專長已經被艾倫漸漸掌握了,但是艾倫仍是不滿足,想要發掘專長的每一點潛力,最好是能像重擊那樣,成為艾倫的本能狀態,蘊含在每一次攻擊當中。

到了西線戰場后,艾倫才能感覺到人類軍隊攻擊之激烈,之前他來報道時前線的廝殺,只以為是偶然巧合,直到在西線呆的久了才明白,像這樣的數萬人廝殺,每過上幾天時間,便會發生一次。

或許,也就是傳奇強者之間的廝殺,沒有戰場上那麼激烈了。

如果不是艾倫突然殺出來,然後拚死一博,這些強者間的打鬥或許看起來為是驚人,可更多的大家都極為默契地互相對峙而已。相比惡魔、魔鬼這兩個費曼世界的生死大敵而言,人類與荒野土著之間的戰爭,並非為了生存而戰,只是為了各大勢力背後的神祗而戰,大家都是明白人,誰也不會下狠心冒險做傻事。

真正的戰局,還是得靠底下的那群將士們,用血肉廝殺來一點點達成。

人類軍團的衝殺很兇猛,幾乎是以不顧軍團士兵損失地方式,在幾個精銳軍團的帶領下,持續性地給予荒野軍團沉重壓力。但是,他們的推進卻很沉穩,但凡荒野軍團出現潰敗,一瀉千里的情況后,對方反而收束住了追擊的軍團,只讓那些行動敏銳的輕騎兵們驅趕,然後穩紮穩地地往草原推進數十里。

直到現在,雙方的陣地一直呈現拉鋸的狀態,或者是人類軍團在一次戰役中獲勝,然後向荒野推進數十里,或者是荒野軍團奮力廝殺,然後一下子又奪回百里範圍的地盤。

但是總體而言,還是人類聯軍的勝利次數更多,而荒野軍團相對處於劣勢。至於軍隊將士的損失,反倒是荒野軍團佔據上風,人類聯軍損失比之要更多些。

數十次的瘋狂廝殺,使得荒野聯軍的損失,已經漸漸達到了各個部族的心理底線,別的額不說,光是各部族後續送上來的補充士兵,便有超過百萬之數,加上前幾批增援的主力,這麼多的將士傷亡,即便是一百多個成員部族共同承擔,大家也難免感到心痛難忍。

各大部族的人口基數本來就不大,不像那些人類王國,動輒就是數百萬上千萬的人口,真要比較勢力底蘊的話,荒野還是弱勢的一方。

當然,最主要的還是在於,荒野聯盟各個部族本身處於平等的地位,雖然有幾個超級強大的部族存在,可是他們也無法做到主導荒野的地步。自然神殿長期以來處於暗處,引導荒野的發展,在和平時期固然顯得他們的偉大,可是在這種戰爭形勢下,他們早期的縱容反而造就了荒野聯盟隨時可能分崩離析的危險。

不是所有的部族首領,都能做到高瞻遠矚,他們考慮更多的,往往都是他們自己、自己部族子嗣的利益。當部族損失達到一個臨界點后,他們的內心便會開始產生矛盾情緒,進而開始打起退堂鼓來。

越是往北的部族,他們的私心與動作也越大,因為他們清楚,人類聯軍想要攻佔荒野們,至少還有南邊的無數部族抵禦,最後才會輪到他們。

自然神殿的高層,還有荒野聯盟5位半神支柱,這些日子更多的精力,都花費在了維持聯盟的局面上。

又是一場大戰,艾倫終於難得地出場露了個面,然後剛剛攀上天空沒多會兒功夫,就狼狽地溜了回來。迎面攻向艾倫的人類強者,一下子湧上來3-4個,尤其以之前那個金髮中年男子出手最是毒辣,一上來就是傾力一擊,直接把艾倫打飛十數米遠,並拖住了其他幾個想要幫助艾倫的荒野傳奇。

緊隨其後的3名人類傳奇,各自施展強力手段,將艾倫的身影全方位堵截,幸虧最後艾倫爆發狂怒技能,同時一口吞下一瓶赤紅色的液體,當場激發兇悍的實力,在身上留下基礎淺淺傷痕后,頭也不回地扎進了草原後方的軍營中。

看來,人類強者對於幾個月之前殺死了他們一名同伴的傢伙,心中的痛恨還沒有化去啊!!艾倫懊喪地垂著頭,然後繼續去找地方打磨他自己的實力去了。

之前他一氣之下,拚死擊殺一名人類傳奇,帶來的影響就是西線將近20位傳奇,每每看到艾倫的時候,眼神中偶爾都會流露出忌憚的神情,但是隨後卻又掛上一分客套的笑容,熱情地跟艾倫拉近下關係。

而那些各大部族的使者們,更是熱絡地跟艾倫聯繫,不求彼此之間關係又多親近,但只要能維持一個穩定的渠道,那就不錯了。

私底下,更是有不少說客,跑來做艾倫的工作,許以各種豐厚的利益,讓艾倫轉換門庭,投身到他們部落中來。傳承、金錢、地位……各種艾倫想得到的、想不到的,都擺在艾倫面前,聽進艾倫耳中,甚至讓他心動不已,堅定的信念都有些鬆動。

這時候,艾倫才清晰地感覺到,那些數千年的強大部族,所擁有的底蘊,是何等的厚重。

越是傳承悠久的部落,他們所給予艾倫的條件也越是優渥,當然也有不少部落開出的條件更豐厚。不過艾倫稍加打聽便能知道,對方部落多半是有傳奇強者在這次的災難中隕落了,實力大為受損的情況下,不得不拉攏其他的強者加入,以便能穩定住部落十數代以上的歷史傳承,以及其背後的巨大利益。

不管怎麼說,從現在的情況來看,至少艾倫震懾人心的計劃,算是成功了。

不過,艾倫的勇猛,也給他帶來了一個巨大的麻煩,這步,這個麻煩再一次找上門來了。

「喲,今天你的作風可不行啊!!」

來自伯蘇尼部族的傳奇中階強者布莉姬·福爾,臉上帶着絲絲的不滿,直接掀開艾倫門前氈帳,毫不客氣地開始擠兌起艾倫來。

艾倫抬頭,眼前這頭臉上刻着一個怒熊圖案,還裸露了左側一團毛絨絨豐碩之物的雌性,自從上次艾倫不經意間給她解了圍后,下了戰場就跑過來,直瞪瞪地看着艾倫,盯得艾倫心中直發毛。

再往後,布麗姬便時常跑來找艾倫,東拉西扯各種找話題,讓艾倫十分的頭疼。有一次艾倫實在是忍不了了,一時衝動地抓起斬骨者就要強硬地送走這名雌性,對方迎面就是一個肘擊砸在艾倫臉上,當場讓他腦袋一陣昏沉。

氣急敗壞地艾倫當時就不客氣了,掀開了氈帳直接動手,然後……

沒有然後了,從那次以後艾倫每每看到這頭熊地精雌性,除了恨得牙痒痒外,最多也只能像現在一樣,把對方當空氣對待。

「還沒打幾下功夫,你就臨陣脫逃了,這可不是我布麗姬看中的雄性!!」

「……」

艾倫直接把這話當做了空氣,轉過頭去繼續緩緩調動怒氣進行血脈運轉,加固血管壁的厚度與寬度。

「嘿,我說,艾倫,之前跟你說的事情,你答不答應啊?」

「我身家可是很豐厚的,我有2枚傳奇專長的水晶、還有一把傳奇級的長槍……唔,當然了,在族裏我每年還能分紅3000多金幣呢……」

「只要你嫁給我,我們生下一個孩子,這些東西就全都是我們孩子的了,你說怎麼樣?」

「……」

艾倫也不知道這熊地精雌性到底是不是****入腦了,當時不過只是舉手之勞,艾倫選擇尤妮卡這人類傳奇開刀的時候,可沒有注意對方正在襲殺這雌性。然後,這布麗姬就藉著這一份由頭,愣是巴巴地往艾倫身上噗,讓艾倫上伯蘇尼部落去入贅,這仰倒額事情艾倫怎麼可能會答應對方。

雖然,對方的身家確實不菲,艾倫甚至還有過幻想,把對方勾引到綠野部落來,這樣部族就有兩名傳奇強者,再加上她那數十年積攢的身家,恐怕在艾倫有生之年裏,綠野部族便能達到成為蔓莎聯盟成員的硬性條件了。

不過,這個念頭只是剛剛出現在艾倫腦海中,便被他連連晃動那一顆熊腦袋,在一連串寒顫中,狠狠地給甩出了腦子。

艾倫可不想每天都被一頭兇悍的熊地精雌性給趴在身上,用強硬地手段,做某些羞恥地、自己並不喜歡的事情。因為,艾倫很悲催地認識到一點,自己短時間裏恐怕是打不過這個婆娘的。

好在一點,這布麗姬雖然覬覦艾倫的美色,但是她的行為動作倒還算得上是規矩,除了一開始艾倫先動手后,雙方較量了一回,隨後的日子裏布麗姬固然不斷來騷擾艾倫,可是卻基本沒有用過強。

畢竟,真要把艾倫給惹毛了,就算打不過對方,可是他搏命還是沒有問題的。

布麗姬的身材很魁梧,晉陞傳奇的時間也比較久,養尊處優下那一身的贅肉,不比當年陡然發福的阿梟身形瘦。走在路上,布麗姬的一身絨毛覆蓋下的肥肉,總是會抖三抖,彷彿一個毛絨絨的肉球一樣。

但是,曾經在外面闖蕩過十數年時光,見識過外面精彩世界的布麗姬,她的審美卻漸漸在被外人給改變,尤其是那些長相靚麗俊俏的精靈。但凡是美好的東西,總是會被智慧種群給追捧,只要這些種族或個體能解決基本的溫飽以後。

布麗姬很顯然不需要為溫飽而煩惱,所以她的審美正在提升,只是精靈固然俊美,畢竟對方不能與自己結合誕生出優秀的後代,所以最後布麗姬也就只能忍痛放棄了心中的摯愛。

直到艾倫的出現,他那修長而充滿爆發力的身材,還有那野性又強悍的實力,正是布麗姬心中最理想的完美伴侶。

迫不及待地,布麗姬展開了對艾倫的求偶行為,大膽而直接,然後便有了現在的一幕幕場景發生。

艾倫心中苦惱不已,他在情慾事情上的興趣並不大,當他周圍同伴紛紛都已經成立家庭,生育小孩的時候,艾倫的心思則被提升自我還有壯大部族這些重要的事情給佔據了,哪裏分得出心神來想其他。

如今面對布麗姬瘋狂的追求行為,艾倫除了無視對方以外,卻再沒有其他的好辦法了。

當然,布麗姬的追求,也給艾倫帶了一些好處的,那就是為了炫耀自己的財富,彰顯自己大氣的性格,布麗姬在艾倫閑暇的時候,都會取出自己的一枚傳承水晶,提供給艾倫參考學習。

就這樣,艾倫接觸到了他的第二個傳奇專長–傳奇戰鬥技巧,專研進去后艾倫才知道自己往常戰鬥時的技巧有多少漏洞了。只可惜的是,這枚水晶並非艾倫所有,布麗姬只是讓艾倫感受了幾次其中奧妙后,就再也不借給他觀看,恨得艾倫那叫一個牙癢!!

很快,布麗姬便沒了勾搭艾倫的心思,前線人類軍隊再次發動總攻,數十萬大軍同時往北方逼近,連綿上百里範圍的草原陣地上,無數的荒野勇士與人類軍團廝殺在一起,而身為傳奇強者,艾倫與布麗姬也不能逃避自己的職責。

看來,這次人類的攻擊時蓄謀已久,以十個擁有傳奇領域守護的強者軍團為先鋒,分作三條戰線同時發起的攻擊,在第一撥便打得荒野軍團叫苦連連。

艾倫此時離開了土倫堡的防區,轉到土倫堡西邊50餘裏外的胡冀高地鎮守,避開了那些認識他面孔的人類強者,此時的他終於可以放開手腳,去迎戰一名同樣在胡冀高地的人類傳奇。

因為自己的主要目的已然達成,所以這次艾倫與眼前棕發人類男性的戰鬥,看起來好像大開大合,雙法撕打得很是激烈,但實際上艾倫卻一直呈現保守姿態,更多是以防守躲閃為主。

反正,他挑選眼前對手的第一要點,就是看出了對方在速度上的缺陷,所以仗着自己的速度相對靈活,艾倫迎戰對手是那是遊刃有餘。

同時,他還有餘力去偷瞄底下高地上,人類軍團與荒野將士的廝殺。

胡冀高地戰線上的人類軍團,以一支重騎兵和2個領域傳奇統帥的萬人軍團為核心,不斷衝擊著荒野聯軍的主力位置。荒野的勇士們固然勇猛,可是戰術上的差距,還有數量上的劣勢,讓他們在短短半天時間的僵持后,最終猶豫折損將士數量超過了3成,開始出現了小規模的潰散。

艾倫不是統帥,但也能大致看出荒野聯軍這次恐怕又是一場慘敗了,要是沒有眼前人類的阻攔,或許自己還能衝下去幫忙打亂幾支人類軍隊的陣型,奈何此時他自己也是分不出手來,只能眼睜睜看着荒野聯軍的陣型一點點潰散開,直到最終的崩塌。

底下軍隊的潰敗,也就意味着艾倫他們這幾名傳奇即將結束戰鬥,一記附帶了毀滅性重擊效果的怒氣重斬,狠狠劈開了眼前的人類糾纏后,艾倫木無表情地轉身,頭也不回地緊隨着其他幾名荒野強者的軌跡,往後撤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