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0 月 26 日

放下紅格子布料,又把剛從鎮上買回來的年畫打開抻在手裡,看一眼年畫里抱著大鯉魚的娃娃,再看一眼小嬌嬌,樂得合不攏嘴。

「咱家小嬌嬌跟年畫里的娃娃真是一模一樣呢!」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在血夜中沉淪,在血夜中尖叫,在血夜中享受死亡的快感吧!」血夜尊者大聲喝道。

他的意境便名為血夜!

兩人再度展開交鋒,越發激烈,越發兇險。

龔德實力並不弱,可血夜尊者更強一些。

他依靠垚靈體的強悍防禦苦苦堅持着,沒有認輸。

又是近百次的轟擊,龔德宛如一座堅固的土塔,承受着瘋狂攻擊,卻也漸漸支撐不住了,土塔有着碎裂的跡象。

「轟咔!」

一聲轟鳴炸響,血夜尊者發起了最後的猛攻,龔德的防禦終被擊破,身上出現了傷痕,有着鮮血灑落。

「哼,看你還如何防守!?給我破!」血夜尊者越發兇猛,狠辣無比,三大天品奇寶不斷攻擊而出,自身靈技也是化為狂風暴雨席捲而出。

其本命靈獸倒是沒能取得上風,天葬玄龜反而還展開了反擊,漸漸逼迫對方,向後退去。

可這並不影響整體戰局,血夜尊者壓制住了龔德。

秦楓等人立於擂台旁,觀望着戰局,為龔德而緊張。

看台上,絕大部分觀眾的目光也都落向了這裏,畢竟是兩名中級靈尊的對決,在預賽中可謂難得一見。

「那是天靈戰隊嗎?看來那個叫龔德的不行了,血夜尊者更強一些啊。」

「呵呵,天靈果然沒落了,預賽之中竟也顯露出這種局勢,看來不能全勝晉級了。」

「血靈戰隊里還有一名靈尊,說不定也會給他們造成一些麻煩,天靈的確不如其他幾支種子戰隊啊。」

觀眾們議論紛紛,對於龔德顯然不看好,而對於天靈戰隊也沒有報以太大的熱情。

王璐瑤、保羅鳳舞、月茹等一干天靈天驕也在看台之上觀戰,他們雖然沒能成為天靈戰隊的一份子,但他們畢竟也是天靈人,自然要為天靈加油。

現在聽到四周傳來的議論之聲,不由面露憂色,捏緊了拳頭。

保羅鳳舞望向四周之人,露出憤恨之色,再望向龔德,低語道:「龔淫賊!你這傢伙不是自詡天才,自詡無量天尊嗎?怎麼連個小小血夜尊者都敵不過!?」

「龔大哥已經儘力了,對方畢竟各方面都比他強一些。」王璐瑤搖了搖頭道,「倒是希望他快些認輸,血靈戰隊的人可個個心狠手辣,那血夜尊者更是殺心十足,以防出事啊。」

擂台之上,龔德自然聽不到這些,不斷加強防禦,身上的岩陵護甲已是殘破不堪,而那口大印也被擊飛數次。

他遭遇了數次猛擊,被震得頗為難受,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死吧!」血夜尊者不斷向前殺去,一道道攻擊層出不窮,但激戰了這般久,消耗劇烈,攻勢也漸漸弱了下來。

可這弱下來的攻勢對於龔德而言依舊危險,他的身上不斷出現傷勢,鮮血淋漓。

「桀桀,血夜老大,殺了他!」

「哈哈,天靈之人,不過如此!」

擂台旁,血靈戰隊的其他成員發出陣陣口哨、冷笑與叫囂,一個個都殺意濃濃。舞台上。

張明宇換了一身服裝登場。

一襲白衣,上面點綴著些許梅花。

梅花鮮紅如血。

「《毀人不倦》,敬請聆聽。」

手拿着話筒,張明宇目光遙望遠方,用空靈且有些陰鬱的聲音唱道:

「幾片,來自松島的楓葉,堆疊,魅惑血紅的感覺。」

「少年,

《從和天後老婆離婚後開始爆紅》第二百二十九章《毀人不倦》 再加上何雨瞳在,他萬一撒了謊被拆穿,那他好不容易在何雨瞳那兒樹立起來的美好形象就要被破壞了。

想了想,他還是實話實說了,「是瞳瞳叫我過來的,剛好我就在這附近的酒店就趕了過來。」

喬思語點了點頭,也對,這種時候,也只有何雨瞳才能想得到她了。

「嗯,麻煩你了……」

翟凌風離開后,喬思語走進屋子打開了電腦,一搜索靳氏出來的都是關於她出軌的醜聞,另外還附帶了一張張她和厲默川接吻的照片,在車裏,在下雨的大街上,還有一張是在法國的街頭,那一次的枕頭大戰結束后,厲默川拉着她親時被拍下來的照片。

各種帖子,微博下面都是辱罵她的評論。

一時間,她成了別人口中的賤.貨,sao貨,不要臉毀三觀的女人……

疲憊地將自己埋在床上,喬思語突然感覺無比的絕望,為什麼老天爺總是要這樣對她呢?

……

此刻的海邊別墅里,厲默川見喬思語掛斷了電話,一張滿是淤青的臉上陰沉的厲害,可又心急如焚,如果不是昨晚發燒到現在,他一直沒聽到王國均的電話,他也不會現在才知道事情已經這麼嚴重了。

該死,她現在應該很傷心吧?會不會對他失望了呢?

「厲總,喬小姐已經安全回到了何小姐的家,我已經派人在門外保護了。」

「查出是誰幹的了嗎?」

「照片是匿名寄到報社的,還在調查中。」

「查,繼續查,另外將所有發行的報紙都給我銷毀,那些不聽話的媒體公司都給我毀了……」

「是!」

說着,厲默川給何雨瞳打了一個電話,很快那邊就接了起來,「哎呦喂厲總,你可終於現身了……」

「你不是一直想要我的專訪嗎?今天下午兩點半……」

電話那頭的何雨瞳愣了愣,「在這個節骨眼上?」

「對,就是現在……而且,我還要直播。」

「ok,我來安排……」

剛掛上電話,王國均皺着眉擔憂道:「厲總,你真的要接受專訪嗎?一曝光在大眾的視野,很多媒體都會調查你的過去,萬一被靳家人知道你還沒死,那……」

「呵……」厲默川冷笑了一聲,「繞開凌豐集團專門給那些獲取暴利的小公司爆料,你不覺得很不對勁兒嗎?」

王國均震驚不已,「你是說……」

「我和靳家遲早會正面相對,不如就現在,觸碰了我的底線,我會讓他們付出應有的代價……」

王國均皺了皺眉,喬思語果然已經成了他家bOSS的底線了嗎?

流言猛於虎,更何況有勢力的人還在背後煽風點火。

儘管凌豐集團和順昌集團兩家大公司出動壓下了喬思語出軌的新聞,但網絡的流傳速度遠遠比他們想像的要快得多……

喬思語不知道此刻自己該幹些什麼才能讓這些新聞消失,只有在家裏心急如焚地等消息。

。 確實,對於張曉來說,今天絕對是災難的一天。

太恐怖了,小鮮肉什麼的太恐怖了。

虧得他在看到了冉元思後面,還以為曾經全部都是因為自己有偏見,帶着有色眼鏡。

然而,事實上證明了,他曾經的偏見還真特么的是正確的。

結束了一天面試小鮮肉的工作之後,張曉,林小牛,還有蘇雲三個人都跟焉了皮的茄子一樣。

全部都無精打采,沒有任何的精神。

「張曉,你丫的,以後這種事情千萬不要再來找我了。」

蘇雲一臉的悔恨的樣子,是啊!今天被叫來跟着面試,完全都是他自己的原因。

好好得待在家裏面等拍攝的通知不好嗎?

非要跑過來找張曉要劇本。

劇本沒有拿到,然而還受到了一大波精神打擊。

這種事情,找誰說理去。

中途的時候,好幾次他都想要離開,藉著尿遁,都已經回到自己車上了。

只要踩上油門,那麼就可以直接離開這個鬼地方,離開這個該死的面試。

然而,張曉的短訊發了過來。

如果他敢中途逃跑離開的話,那麼主角這個角色就換成張曉自己來演。

這部喜劇電影就跟他沒什麼關係了。

看到這消息,蘇雲恨得那是一個牙痒痒啊!

要說他不清楚張曉的性格,也就算了,可能這只是一個玩笑。

但他非常清楚的了解張曉的性格,這個傢伙絕對說的都是真的。

所以,在這一刻,蘇雲徹底的妥協了。

沒辦法,不妥協就沒有電影可拍。

不對,正確的說法應該是,不妥協的話,在張曉的電影之中就演不了主角了。

現在雖然他確實稍微的有些小有名氣。

可以接到其他導演的電影,或者是電視劇。

主角同樣也有機會接到。

但問題是,不是張曉拍的電影,還香嗎?

一點都不香了好吧。

想一下,現在即將要拍的喜劇電影。

主角穿越到了高中時期,去做一些曾經想做倒是根本就不敢去做的事情。

只要這麼一想,這部電影的期待值直接拉滿了好不好。

觀眾的期待值都拉滿了,那麼票房還能夠低嗎?

更何況現在張曉的名氣是越來越大了。

兩部電影《她來自地球》和《活埋》都已經被金雞獎提名了。

哪有那麼多的新人導演,連拍兩部電影都能夠獲得國內電影獎的提名啊!

根本就不太可能好吧。

而,張曉做到了,如今的張曉不管是圈內還是圈外都算的上是一名有名氣的導演了。

這樣的導演,要是不找蘇雲演主角的話,這可是一個非常大的損失啊!

毫不誇張的說,這個損失,是蘇雲根本就承受不住的損失。

所以,他最後只能嘆了一口氣,委屈又無可奈何的重新回到了工作室。

迎接下來的精神噩夢。

「今天發生的事情,我感覺一輩子的時間都不太可能治癒啊!」

林小牛也是一臉的灰暗無色,他身為張曉的助手副導演。

他是沒有辦法用任何一個借口離開這場精神污染的。

要知道,就算是看那些恐怖克蘇魯題材的電影,怪物那種不可名狀,各種扭曲的樣子。

都及不上今天經歷的這一切。

今天之後,林小牛覺得自己肯定不知道會成長什麼樣子。

以後對於小鮮肉什麼的,抵抗力估計也能夠呈幾何倍的加強吧。

「別發牢騷了,你們以為這就完了嗎?後面還有京影那邊的試鏡。」

張曉說話的聲音有氣無力,雖然今天只是坐在了椅子上面沒有動彈過。

但看到這麼多妖魔鬼怪的人來試鏡,還真的是一件非常累的事情啊。

這對於一個人的身心來說才是一場真正的折磨啊!

總之,他的身心現在已經被折磨的不像話了。

就連平常說話他都覺得很累,只想回到家中好好的躺床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