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0 月 27 日

掌控九天神雷,領悟出至今沒人領悟成功的時間意境和空間意境。

不出意外,以後立的,也是前無古人的時空道。

「唉,若是我有那麼優秀的弟子,肯定寶貝起來!」有人嘆息了一下,又說道。

他還是覺得,這樣的天才,放進去,……難說啰!

「所以你沒有!」有人翻白眼。

「即使是天才,也要在各種逆境裏生長吧,你那是誤人子弟。」

「嘿,我怎麼就誤人子弟了?」

「還說不是……」

雲天聽着鬧哄哄的爭執聲,扶了扶額,走向了另一邊的空地。

——

碎仙河內,奚淺只覺得晃神了片刻,眼前的場景就變了。

從滿目星光,到了陰氣遍佈。

她體內的「黃泉印」不自覺的的運轉起來。

開始吸收起四周濃郁的陰氣。

不過奚淺不敢大意,立刻讓「黃泉印」停了下來。

蹙了一下眉,奚淺發現靈力在這裏竟然不管用。

隨即,改用體內的陰氣,開始往前一步步摸過去。

這裏神識穿不透。

肉眼只能看見兩米左右的地方。

而小白幾個,也聯繫不上了。

看來這裏是有什麼東西,隔絕了靈力。

「誰?!」不知走了多久,奚淺突然聽到了腳步聲。

她還沒有開口,對方就先出聲了。

「師姐,是我!」聽到熟悉的聲音,奚淺鬆了口氣。

「淺淺?」明顯,韓夜雨也鬆了口氣。

「太好了,真的是你!」韓夜雨拐了兩步,循聲過來。

果然看見了奚淺。

「你沒事吧?」奚淺看到她裙角有些破損,擔憂的開口。

「沒事,剛才遇到兩個人想偷襲,花了一點功夫解決了。」韓夜雨搖頭,眼底掠過煞氣。

沒想到最開始對她動手的,竟然是熟人。

「你沒事就好,對了,師兄沒有和你一起?」兩人默契的背靠背,聲音放得很輕。

「沒有,我一睜眼就到了這裏。」

「這裏不能用靈力,也不知道是什麼地方,小心點。」奚淺蹙了一下,提醒道。

「我知道!」韓夜雨曾經風風火火,大大咧咧,但也不是蠢人。

自然知道怎麼辦。

「咱們得儘快和師兄他們匯合!」想起剛才對她動手的人,韓夜雨眼底滿是冷意。

「這一次碎仙河之行。恐怕比我們想像的更加危險!」

「沒事,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嗯,也只有這樣了!」

反正再來一次,她還是會選擇進來。

……

「師姐,小心!」突然,奚淺察覺到右邊傳來一道輕微的破空聲。

。 蘇子靜如同黑夜中的獵豹,悄無聲息地靠近二人。

在二人所待的樹下,有一隻直徑一丈長的老龜。

老龜死死守着大樹,凡是下來的海鶻都被它伸長的脖子給嚇跑。

它不止身體大,那脖子就跟變異了一樣,像條蛇一般!

這種龜被俗稱長頸龜。

龜是雜食動物,蘇子靜一時摸不准它會不會吃人。

靜待一陣,她在長頸龜挪動時突然看到它屁股下方露出的一點白!

蘇子靜立刻便明白了,這隻龜在此地下了蛋,如今拚命護著大樹,根本不是為了兩個人類,而是護著自己的蛋!

蘇子靜頓時沒好氣地看了看樹上的二人!

他們閑來無事,跑這裏來幹什麼?

肯定是趁長頸龜出門捕食時跑來偷蛋,最後蛋沒偷成,龜回來了!

二人為什麼選擇爬樹她不知道,又倒霉遇到海鶻群的突襲,這下好了,兩隻菜鳥夾在一群大佬中間,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蘇子靜雖然嫌棄他們菜雞,但如今這種情況,她少不得要廢一番力氣,去營救二人。

知道了長頸龜是守蛋不是守人,那這一切就好辦多了。

這群海鶻也有幾十隻,蘇子靜心中計較,不必全部殺死,就像最開始那般,殺掉幾隻,恐嚇恐嚇它們,這場困境自然迎刃而解。

至於長頸龜——她是神魚一族,又不偷它的蛋,只帶走兩個無足輕重的人類,這點面子,想必它應該會給吧。

躲在一旁的幾位修士又尷尬又無語,真是從沒見過哪個女修士手段如此簡單粗暴!

冰焰涼透半個無人島,長頸龜把龜蛋牢牢護在身下,海鶻盤旋在天上,蘇子靜則手握寒幽火,三方互相防備。

長頸龜往後退了退,遠離被寒幽火凍住的泥土。

恰好龜殼又撞到整座島上唯一的大樹,樹上的二人緊緊攀住樹杈,看到蘇子靜如同看到親人一般,痛哭流涕道:「道友,救命~」

蘇子靜暗瞪他們一眼。

天上的海鶻被二人的聲音引了過去,當下放棄了蘇子靜,轉奔二人而去。

邵仲文、賀笑非駭得肝膽俱裂,法術一個接一個打過去。

海鶻都是四階修為,二人的法術對它們造不成任何傷害。

蘇子靜也在此時彈跳起來,飛劍落於腳下,寒幽火落在她手心,一閃一閃,煞是好看。

長頸龜見她不是沖自己而來,又把頭縮回去一點,留一隻腦袋在殼外四處探查。

海鶻群見又是這個人類來搗亂,發出陣陣短促的叫聲。

藏在暗處的幾人連忙捂住耳朵,就這一陣,便覺得氣血上涌,心頭悶悶地難受。

蘇子靜眯了眯眼,停下來。

她此時已經站在大樹的上方,聽到這種聲音輕笑起來,隨即嘴大張,比海鶻群更加尖利的叫聲就這般從她嘴裏發了出去。

海鶻群翅膀一頓,領頭兩隻陡然失衡,斜著從天上掉了下來。

剩下的則因為相互擠撞,亂成一團。

蘇子靜找准機會,一團靈氣球便砸了過去。

海鶻一時不查,又有不少同伴中了招,迅速落下時身上的寒冰帶起一陣冷氣,從天上拉出一條白色的寒氣。

一而再再二三被此人類攪了好事,海鶻群徹底發怒了。

陣陣短促的叫聲似乎在發出某種信號。

身為妖的直覺,蘇子靜在這叫聲中聽出了不同尋常。

果不其然,短促的叫聲剛剛響起不久,四周的無人島群便響起同樣的附和聲。

蘇子靜心道不妙,立刻對樹上的二人道:「快走!」

同時不忘散發出一些神力,與長頸龜溝通。

神力僅短暫出現過一瞬,就算他人有所察覺,也會以為是這一群海鶻的緣故。

來自水族的神力一傳到長頸龜腦中,它立時便把頭全縮回殼中。

賀笑非、邵仲文二人聽到後下意識看了一眼長頸龜,見此情景,他們雖然心中納悶,卻也不敢耽擱,趕緊御劍離開。

樹林邊的木向晚微微發出一些動靜,二人立刻便注意到了。

沒想到還有熟人,二人當即又轉變方向,去和幾人會和。

就在這時,四周黑壓壓飛來一大群海鶻,皆是從別的無人島被傳喚而來的。

木向晚緊緊攥住拳,看着半空中的蘇子靜。

蘇子靜見二人已經回到隊伍,心知海鶻已經被惹怒,就憑他們,根本不可能離開。

她倒無事左右還有絕靈球,怕只怕那幾個躲起來的人。

她望了一眼木向晚,才用靈力喊道:「你們先走一步,我來拖住它們!」

幾人臉色都變了變,有猶豫,猶豫下又有愧疚。

「師妹!不可!」

木向晚上前兩步,被身旁的一位男修士攥住手臂。

木向晚情急想甩開他,男修士卻一臉愧疚,緊緊抓住她的手臂不松。

「高師兄!」木向晚看着他道:「你快鬆開我!她是為了救我們才要留下,我不能讓她一人留在這裏!要走一起走,若不然,那我也不走了!」

高星海道:「師妹,我不會放你去的!」

木向晚面帶薄怒,竟用上靈力從高星海手中掙脫。

「師妹!你回來!」高星海想追上去,又被那無名女修士拽住,看樣子又要撕扯一番。

掙脫鉗制的木向晚頭也不回地飛向蘇子靜:「師妹!我必須帶你一起離開!」

這個女孩子雖然僅僅只見過幾面,但卻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親近感。

這興許是她今夜救了自己的緣故。

正因為如此,自己就更加不能讓這麼好的女孩子寒了心!

蘇子靜訝異了半晌,才輕輕笑出聲,她抬手,一道水簾阻隔在木向晚面前。

木向晚想衝破水簾,水簾卻在蘇子靜的控制下裹着她又推回到幾人中,「多謝師姐,不過師姐放心,我既然留下來,那自然是有脫身之法。」

海鶻已經近在眼前,此時不是聊天的時候,她對邵、賀二人道:「看在我救你們一命的份上,請務必照顧好她。」

二人還未曾點頭同意,就見蘇子靜身上燃起熊熊冰焰,正往遠處飛去。

木向晚被水卷著推向二人,直到蘇子靜離開很遠,水簾才嘩啦一聲流到地上。 屋內的夏晴和夏霧雨聽到動靜,立刻出門查看情況,見女孩同徐聞搭訕,夏霧雨立刻招呼她:

「晚桃,你在那邊幹什麼?快過來,不要和陌生人搭話!」

這位同徐聞搭訕的小蘿莉就是夏晴最小的妹妹夏晚桃了,今年才五歲。

「可他不是陌生人呀,他是徐聞哥哥!」

夏晚桃很自然地上前拉起徐聞的手,怯懦的徐聞立刻下意識地縮手,結果她又湊上去拉住了他,沖他嘻嘻笑了起來,「我贏了!」

而就在這時,夏霧雨立刻走上前去抱起夏晚桃,然後一直滿是敵意地瞪著徐聞。

感受到對方的殺氣,徐聞連忙後退了一步。

夏霧雨接著便捏著妹妹的臉蛋,生氣說道,「什麼徐聞哥哥?我跟你說啊……」

霧雨對晚桃咬著耳朵說徐聞的壞話,說他是好吃懶做、拐賣小孩的流浪漢。

不過晚桃聽到一半就不樂意了,沖著霧雨發起脾氣來,「不對,他是徐聞哥哥!」

一旁許久沒發言的夏晴彷彿意識到了什麼,當即來到徐聞身旁詢問道,「你把名字告訴她的?」

徐聞懵逼搖頭,臉上依舊是一副獃獃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