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0 月 24 日

她作下了自己的分析判斷。

關於泉城本地修行世家的情報,泉城司天早就搜集了完整資料。

謝鏡花之所以不擔心,還是源於本地修行世家並無那個能力。

何況,出現在泉城的大勢力到現在還沒有一個肯定的數據,像是魯州的修行世家、門派,魯州旁邊的修行世家、門派,以及連江南夏侯家的家主都來了。

這等高手如雲的情況下,當地修行世家非常無力。

「其他事呢?」

許薇道:「馮舒雅戰死了,兇手被我們繩之以法。」

「馮舒雅?」謝鏡花眉頭一皺,瞬間便想起她是誰了。

「按照規章制度,給予馮舒雅的家人、門派補償。」

「已經做好了。」許薇收拾了下桌面的垃圾,「沒有其他事的話,我去休息了。」

「嗯,你吃飯了嗎?」謝鏡花盯着手中的資料,邊問道。

許薇嘆道:「不餓。」

「不餓也得吃,人手捉襟見肘,天一亮,你還有的忙呢。」

「好,現在我就去吃。」許薇給了答覆。

謝鏡花思來慮去,還是拿着資料,走向魚嘉的房間。

敲了敲門。

裏面傳來一聲溫柔的請進。

見是謝鏡花。

獨自一人的魚嘉眉頭舒展。

「先生出手幫你阻擋了大高手的襲擊?」她問。

謝鏡花點頭,旋即將不久前的情況說了一遍。

「當年孤兒院那麼多孩子,就你最出息了,他亦是十分看重你。」魚嘉似乎並不擔憂,轉身望着夜色,輕輕說道。

謝鏡花忽而詫異問道:「魚媽媽,您突破了?」

「嗯,跨過了一個小關隘。」魚嘉不以為意的說道。

魚嘉在司天身份貴重,神州那麼多拍賣行拍賣靈石、天材地寶,司天儘管不知他們是從何處來的,依然花了大價錢託人買了許多,購來的靈石、天材地寶便交給了魚嘉此等司天核心人物,令他們快速到達較高境界。

司天派遣魚嘉在內的數位高手去查那些靈石、天材地寶到底從何處冒出來的,查來查去,一無所獲,好似憑空出現的,就連拍賣行的老闆都撓著腦袋說,他們必須這麼做,拒絕的話一家人會死無葬身之地,況且,到手的純利潤實在太多了。

沒人經受的了誘惑。

魚嘉身上的氣息縹緲的好似湖面水霧,經風一吹,立刻氤氳繚繞。

謝鏡花站在她旁邊,格外舒服,彷彿受她傳染,自己思慮萬千的心境驟然安靜下來。

「這只是開始,更大的劫難還在後面。」魚嘉輕聲說道,「我們低估了一部分到來泉城勢力的決心,他們是將七十二口泉眼看作了千年、萬年興旺的資本。」

「為此不惜一切代價佔據七十二口泉池。」

謝鏡花說出了自己的擔憂:「到時候誰也奈何不了誰,數個大勢力共同分割泉眼怎麼辦?!」

這種情況怕就怕他們聯起手來結成同盟。

動任何一個都會觸發連鎖反應。

魚嘉搖頭否認了謝鏡花的猜測:「不會的。」

「為什麼?」

「龍虎山的老天師即將到泉城了。」魚嘉說道。

謝鏡花陡然吃驚問道:「龍虎山的老天師?天師不是不能隨便下山嗎?」

「付出大代價還是可以的。」魚嘉道,「老天師說,他來是殺位罄竹難書的妖孽的。」

「您……您怎會和老天師聯繫上的?」謝鏡花不理解。

魚嘉失笑。

拿出自己的手機在謝鏡花眼前晃了晃,「現在是信息時代了,聯繫一個人還不是簡單輕鬆嗎?」

「……」

魚嘉繼續道出另外一個重磅消息:「神州司天總部作出決策,司卿隔日會來泉城。」

「啊呀!!」謝鏡花不禁驚呼出聲。

一個個大人物相繼前來泉城,似乎正昭告著即將爆發一場五百年間最大的一場大戰。

魚嘉望着深沉濃重的夜色,「夏侯老賊既然都來泉城了,還險些把昭天苑的人斬殺殆盡,其他人怎能不來?」

說起此事,謝鏡花疑惑道:「莫非是夏侯家的家主實力不濟,不能把昭天苑殺乾淨?」

「哪會……夏侯家家大業大,夏侯老賊怕逼的昭天苑苑主親自下江南,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啊,原來如此。」

「所以,重創昭天苑到達泉城的人即可,不必親手斬殺。」

魚嘉又道:「先生告訴我,大王家的王崇諒、王崇解已經來了。」

謝鏡花皺起眉頭,兩人的名頭她是聽過的,大王家的副家主。

「先生的意思難道是令兩人死在泉城嗎?」她問。

沒想到魚嘉直接頷首:「先生確實有這個意思,並且殺兩人的人不能是其他人,只能是張家,就像王今歌、王存劍兩人一般。」

謝鏡花懂了,先生是想讓兩個修行世家內耗。

張家儘管不像大王家那般狂妄不可一世,但能坐在這個位置上,手上無辜的鮮血少誰也不相信。

乾脆略施小計,令兩家大動干戈算了。

謝鏡花當即道:「我現在去安排。」

「不必,而今安排略微早了點,依照我的想法,司天是最後打掃戰場的。」魚嘉靜靜道。

坐山觀虎鬥,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她張了張口,詢問:「可是我們已經人員盡出了啊。」

魚嘉失笑:「我們這群老傢伙不是還沒有出手嗎?小謝謝,你不會以為司卿獨自來泉城吧?」

謝鏡花恍然大悟。

當初自己得到的消息,並無司卿到泉城的意思,眼下總部作出決斷,想來達成意見,一致同意司卿本人必須來泉城了,否則泉城局勢失控,百姓遭受劫難,富有極大戰略意義的七十二口泉池也會被他方勢力執掌。

無論是哪個勢力坐大,皆能對司天產生衝擊。

司天好不容易秉持國家意志成立,怎會坐視不管?

為了管理神州國內的修行界才成立的司天,要是空有虛名,如何交代?!

「我應該做什麼?」謝鏡花問道。

魚嘉收回望向夜色的視線,扭頭看着謝鏡花,嚴肅說道:「在這場可以稱為五百年最大的一場大戰里活下去,只要活下去,你的修為、心境具有不可想像的長進!真正的修鍊應是在死生之間感悟的。」

謝鏡花長吸了口氣,徐徐吐出,認真道:「好的,魚媽媽。」

「我跟先生非常期待你將來成為一代女仙。」

這個評價就有點太高了。

謝鏡花受寵若驚:「我真的可以嗎?」

「市井間有句俗話說得好,『三歲看老』,當年先生親自成為你修行路上的引路人時,曾和我說了一句話,他說,你是他收過的弟子當中,最有希望成仙的一位。」

說完,魚嘉又道:「他遲遲不要我與你說,怕就怕他的這句話成為你最大的心魔,不過現在可以了,因為你長大了,不是那位整日哭哭啼啼喊著跑出去的小謝謝了。」

的確,謝鏡花聽魚嘉這段話,僅僅當做鼓勵。

自古至今,沒人敢肯定自己一定成仙。

而且,仙已在人間絕跡,縱然這是個充滿變數的大年份,謝鏡花認為的成仙僅僅修鍊到人間容許的力量上限罷了。

不是那個羽化飛升、登臨絕頂的成仙。

……

兩頭坐飛機趕到泉城機場的大妖望着這片天地的夜幕,互相一言不發。

七十二口泉池出世,帶給他們一重震撼,自深山老林里走出來,去到人類社會,學着用手機買機票、取機票,混在一群乘客中坐上飛機,來到泉城。

讓兩頭古時大妖的思維一直處在模模糊糊的境地。

比前者更加令他們震撼!

他們不理解為何短短几百年,人類的生活以及衣食住行發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還是那個男耕女織時代的人類嗎?

哦,不對,按照他們從震撼妖心的互聯網上看到的解釋,神州是從農業化社會徹底走進了工業化社會。

兩人相識五百年,於末法時代的尾巴成就道行,修鍊人身,末法時代一到,結伴封印妖身,絕望的等待靈氣復甦。

他們還未凝練人身時,只將人類當做敵人,就算有了人身也從未把自己當做一個人。

而今,巨大的科技成就,生活環境徹頭徹尾的改善,文化知識充斥每個角落,衣食住行讓兩妖瞠目結舌,他們甚至出現了一種往年從沒有想過的念頭……

不如,這一世乾脆當個人算了。

畢竟,你看吶,人類真的做到了改天換地。

一妖拿出自己的手機,登上某視頻網站,搜索神州登天四個字。

滑動着數目繁多神州近十年井噴般取得的成就,幽幽嘆了口氣。

「我們到泉城的目的,我不想去做了。」

「為什麼?」另一頭大妖默默問道。

「我想隱姓埋名的身處人類社會悉心感受一下他們的成就。」大妖道,「其他妖族的心思我不管,但我個人認為,人間還是交予人類來管理經營比較好。換成妖族的話,弱肉強食、廝殺無算,我早已厭倦了。」

「你想學習人類的知識?」另一頭大妖繼續問。

他頷首:「你說的不錯,人類已經開始研究世界的底層法則了,興許假以時日真令他們研究出靈氣的奧妙,乃至不可想像的仙氣都能解釋。」

這頭大妖過目不忘,理解能力超強,學習速度驚人。

多年好友的心思,另一頭大妖怎會不明白,他問:「你是想成為海報上張貼的科學家?」

「我想成為醫學家。」

「??」,另一頭大妖道,「何燕,你似乎變化很大。不該讓你跨進人類社會的,你的心境仍是不穩。」

叫做何燕的大妖笑道:「畢竟人類帶給這座大地的影響比我們妖族要好上無數倍,我希望看到有朝一日,人、妖和平共處的年代。」

「何徊,我勸你也別去自找死路了,就算你我是琉璃後期的道行,同樣不會是那人的對手。古山機緣無數,可稱之為妖族裏的曠世奇才,還不是說死就死啦?」

何徊輕嘆,乾脆尋了個台階坐下,拿出自己充滿電的手機,看了眼安裝完畢的手游。

好!接下來申請賬號,登錄,創建角色,叫什麼名字好呢?

真費腦子啊。

必須起一個符合他性情的名字。

就像是何徊的徊字。

何燕在旁瞄了眼,頓時無語。

暗道,合著何徊早做好了打算?!!不過是為了面子在唬我!

「你沒看到剛才畫面上的提醒嗎?『適度遊戲益腦,過度遊戲傷身。合理安排時間,享受健康生活』!」何燕道。

何徊不耐煩的揮揮手:「我的壽命還有將近百年呢,玩玩遊戲怎麼啦?!我就問你有什麼影響?!!」

終於想好名字了。

就叫做洛神賦吧。

輸入,確定!

嗯??

這個名字已經有人起過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