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0 月 26 日

「那可要抓緊確定清楚。」

「如果懷孕了,那就注意休息,更不能喝咖啡跟刺激性的食物。」

李珊珊心裏鬆了一口氣,但表面還是要略表示一下關心才行。

「謝謝。」

「我們還是先說說,你這次找我有什麼事情吧?」

花小蕊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隨後言歸正傳,主動進入正題問向李珊珊。

「有!」

「花小蕊,我想給你先看一下東西。」

花小蕊既然問了,李珊珊也就沒必要繞彎子了,面露嚴肅看着花小蕊,隨後從手提包里拿出一個透明小膠袋,放在桌子上推到花小蕊面前。

花小蕊眉頭緊皺,看着李珊珊神神秘秘的樣子,她低頭看向那透明的膠袋,見到裏面居然有一根針。

此針細如牛毛,但卻是金黃色,尾部有特別的紋路,這讓花小蕊突然覺得在哪裏見過。

「小蕊,你認識這根金針嗎?」

「好好想想!是否在什麼地方見過它?」

李珊珊看花小蕊沒有開口,她故意誘導花小蕊仔細想想,因為這可是決定她的猜測是真是假。

聽李珊珊這麼說,本來對金針感到熟悉的花小蕊,突然腦海中浮現出了雷凌的影子。

「難道……這是雷凌用的那根金針?」

花小蕊驚訝的抬頭看向李珊珊,她記得雷凌給自己奶奶與大哥治病時,就是用着這種金針。

「沒錯!」

「連你都認出這根金針,那就代表我猜沒錯。」

李珊珊高興的笑了。

花小蕊可是經常跟雷凌在一起的人,對雷凌的熟悉遠比她要多,所以她才找花小蕊再三確認一下。

「珊珊,你這是什麼意思?」

花小蕊不懂,李珊珊拿着雷凌的金針給她看,這代表什麼?

「小蕊。」

「我告訴你個好消息。」

「我懷疑雷凌他沒有死。」

「但你要相信我,我並沒有瘋。」

李珊珊激動笑着看着花小蕊,在她看來這是一件好事,對她、對花小蕊都是天大的喜訊。

「珊珊?你……?」花小蕊皺眉,電話里她就聽到李珊珊說過這話,可見了面后,李珊珊又一次提到這件事,她怎麼可能相信得了?

「小蕊,昨晚東江碼頭,有人用這種金針殺了一些不法分子。」

「而且,據我的來的情報分析,盜走雷凌屍體就是東方俊輝,是他派人把雷凌藏在東江碼頭的冷凍庫。」

「只是誰也沒有想到,雷凌他根本沒死,反而讓東方俊輝劣跡敗露。這也是,我為什麼要把東方俊輝抓起來的原因!」

李珊珊索性一股腦,將自己知道的所有一切告訴了花小蕊。她就是想讓花小蕊清楚知道,她李珊珊沒有說謊,這件事都是有根有據的。

「真的嗎!」

花小蕊大吃一驚。

她曾經親眼目睹雷凌以金針傷人,李珊珊說道這一點,她當然清楚知道,這不是不沒有可能的。

「你還不信我?」

「我懷疑,雷凌沒有露面,多半是因為雷氏、東方兩家一直在找他,他怕連累我們,所以一直沒有露面。」

李珊珊面露嚴肅,看着花小蕊說出自己的判斷。

花小蕊聽了后,可是大吃一驚。

她不懂,雷氏與東方家,為什麼要一直針對雷凌,就算雷凌死了也不想放過?

「那我們怎麼辦?」

「難道要當做不知道?還是等他自己露面跟我們說清楚?」

花小蕊皺眉,看着李珊珊略有些情急的問道。

「這個……我現在就是個普通人。」

「想幫也幫不上什麼忙!不過,我還是能夠打探到一些治安局內部消息,所以我們只能洋裝不知情,不能讓人知道雷凌還活着。」

李珊珊考慮的很全面。

雷凌不想被人知道他還活着,她們自然不能透露這個消息。

花小蕊聽了李珊珊的話后,她微微點了點頭。

雖然心裏很想早點見到雷凌,可想到當下這種局勢,雷凌如果出現反而更加不安全。

嘀嘀……。

在花小蕊低頭沉默時,她與李珊珊身上的手機同時響了起來。

「喂?」

「喂!」

「你好,這裏是中心醫院,剛才有人稱是死者雷凌的親人過來醫院要開死亡證明,麻煩你們過來一趟確認。」

李珊珊、花小蕊同時接到醫院的來電,要求她們二人去醫院核實情況,確保有人進行欺騙。

雷凌住院,是李珊珊、花小蕊兩人簽的字,預留自己的手機號。

所以,突然醫院來人認親,還要開死亡證明,醫院自然找她們兩人確定。

「親人?」

李珊珊、花小蕊聽到醫院那邊所說,二人神色古怪,相互對視一眼,臉色突然大變。

「怎麼回事?雷凌的情人?難道是雷氏那邊知道了雷凌就是雷天明的兒子?」

掛斷電話的的李珊珊,面露凝重看着花小蕊猜到。

「不好說。」

「就連你都能知道雷凌真實身份,雷氏一定也有辦法知道。」

「可是她們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認親?還要開死亡證明?」

花小蕊不解。

敢以雷凌親人露面的,恐怕只有雷氏父子,所以這件事她拿捏不定主意。

「走!」

「我們兩個先去醫院看看再說。」

李珊珊咬了咬牙,直接起身抓住花小蕊的手,拉着花小蕊就朝咖啡廳門外走去。

……

醫院。

李珊珊與花小蕊花費半個鐘頭時間感到醫院,在二人慌裏慌張下了車,正朝醫院大門走去時,醫院門內雷騰帶着兩名男子走出。

「花小蕊?」

雷騰笑容滿面,走出醫院看到來人是花小蕊,他略有些驚訝停下了腳步。

「這不是李局嗎?怎麼?這麼快就被炒魷魚了?」

雷騰看到李珊珊陪着花小蕊,他眉頭皺起,冷嘲熱諷的取笑李珊珊。

。「這麼多的飛升修士,該怎麼安置?!」

在張玄離開之後,曉夢的心中開始不斷思索起來。

畢竟,這裡可是百餘萬的修士,其中還有數十位隨時可以晉陞化神的元嬰後期修士。

如果放任不管的話,那這片地域的其他人族修士,恐怕都會受到極其大的影響。

而向之禮此刻的心中,也微微

《修仙,從凡人修仙開始》第一百九十八章靈天百載,眾生百態 慕夏沒想到歐陽墨開口就是這麼不尊重人的話。

她臉上對老師的恭敬一點一點徹底消失。

慕夏深深皺起眉,想說點什麼,最後還是沒說。

跟這種人吵架只是浪費力氣和時間。

慕夏只裝作沒聽到歐陽墨剛才的話,秉持著自己的教養開口道:「歐陽老師,我明天要請假一天,想請您批個請假條。」

歐陽墨不悅地皺了下鼻子,同時心裡略過了一抹連他自己都沒察覺到的失落。

他黑沉著臉道:「這才開學幾天,你就要請假?如果你真的不想讀書,那就直接申請退學,不用在這裡搞這一套!」

慕夏聲音漠然地開口:「我沒有不想讀書,只是明天是我妹妹出殯的日子,還請老師批一下請假條。」

歐陽墨一愣,隨即窘迫起來。

他沒想到是這樣的……

但,誰知道慕夏說的是不是真話呢?

很多壞學生請假的理由千奇百怪,撒謊說自己爺爺奶奶去世的也大有人在,保不準慕夏就是在撒謊。

歐陽墨眼神冷凝地問道:「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如果你要請假,可以,去開一個你妹妹的死亡證明來。」

「你……」慕夏這次是真真切切被氣到了,她這真是第一次遇到這麼不講道理的老師。

但慕夏生氣的時候也不想跟人吵架,呈口舌之快沒什麼必要。

直接說:「既然您不批,那我後天回來再找校長補簽。」

說完,慕夏直接轉身離去。

「慕!夏!」

歐陽墨沒想到慕夏居然連求都不求他,直接就走了,這讓他身為教師的威嚴掃地。

「慕夏!」他再次喊了一聲。

可女孩的腳步連停頓都沒停頓一下。

眼看著女孩窈窕的身影就要消失在樓梯拐角,歐陽墨有些急了,高聲警告道:「你要是敢走,我明天就帶校長去你家,當著你爸媽的面把你開除!」

這一次,女孩的腳步終於停了。

歐陽墨心裡一松,他剛要說話,只見女孩臉色漠然地慢慢轉回頭,那雙清涼的眸子寫滿了冰冷,竟讓他覺得有些不敢直視。

沒等他說點什麼,慕夏再次轉頭,這一次她加快了腳步,直接消失在了歐陽墨的視線里。

歐陽墨在原地站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

自己剛才居然被自己學生的眼神給震懾到了。

一種巨大的羞辱感襲向他,幾乎要把他給吞沒。

「該死!」歐陽墨低咒了一聲,眼底含滿盛怒。

他明天一定要帶校長去慕夏的家裡,揭穿她的謊言!

並且他要借這次機會徹底趕走慕夏,讓慕夏從此消失在京都大學,不要再礙他的眼!

這是代價,用那個眼神看他的代價!

……

夜更深了。

慕夏坐在夜司爵的車上不發一言。

她雖然沒跟歐陽墨吵,但心情卻是嚴重被影響到了。

這種人,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從英倫大學教育系畢業的,她就是英倫大學畢業的,知道教育系拿到畢業證和英倫大學特許的教師資格證有多難。

歐陽墨一定是教育系的漏網之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