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1 月 13 日

「別鬧。」他低低地說,聲音有點微微的沙啞。

他掙脫她的手,用行動說明了自己的正經。

梅寒裳撇撇嘴:「不過就是個小傷罷了。」

「背後的傷還沒好透呢吧?這又有了一個傷。今兒個受傷、明兒個受傷,再這樣下去你的身體還能有好的地方嗎?」

他沉聲訓著睨她一眼,眼中透著心疼,「如果你再這樣下去,本王可就不要你了!本來臉上就有塊難看的斑,現在身體上也都是傷,本王看着噁心!」

他嘴裏說着「噁心」,但梅寒裳聽了心裏卻是暖暖的。

她故意將自己的腦袋湊到夏厲寒的面前,笑眯眯地說:「王爺這是心疼我了?」

他撇嘴,嫌棄的表情:「本王才不心疼——唔……」

他的話沒說完就被梅寒裳以吻封緘了。

梅寒裳的手攀着他的脖子,將自己的嘴唇緊緊貼着他的,主動出擊。

一邊吻着他,她一邊在心裏想:「我沒想占你便宜的,是你主動勾.引的我,沒法子,唉……」

夏厲寒起初還想着要推開她,但只片刻,便緊緊地摟住了她的腰,反客為主了。

身下就是柔軟的床,不用白不用。

他將她壓在身下,好好的吻了個夠。

直到後來,他不知怎麼的壓住了梅寒裳胳膊上的傷口,梅寒裳沒忍住痛呼出聲,他才猛地鬆開了她。

梅寒裳撫了撫傷口,低低的笑出了聲。

夏厲寒看着她嫵媚的笑顏,忍不住低罵一句:「妖精!」

梅寒裳心裏軟得不行,嬌聲道:「我只在你面前當妖精,可好?」

夏厲寒深吸口氣,起來背過身去不再看她了。 晚上,鄒方家裡,張凡和她談了很久,話題廣泛,涉及到張凡的生意和鄒方的事業。張凡知道,她是一個事業心很強的女子,這麼多年來,在單位很拚,得過多次上級表彰。

談到後來,鄒方問:「我總感覺到你這些天遇到什麼煩心事了?說說吧。」

張凡想了想,把姚蘇被打的事藏匿起來,只是細細講述了由氏山寨芙蓉俏脂霜的事。

「這些人也太狂了,沒有一點法制觀念,簡直是黑幫啊!」

「比黑幫還黑幫。」張凡苦笑著。

鄒方問:「你想怎麼對付由氏?」

「我能怎麼對付,你想都能想到。走正常的路子,我鬥不過由氏。我和周韻竹的觀點不一樣,她要向上投訴,我心裡其實想給由氏來點痛快的。」

「派人收拾他們?」

「對。」

「這不好吧。」鄒方猶豫地道。

「商業一條街正在你們一局管轄區,我會做得巧妙一點。」

「這,細想還是有問題的。尤其在我這個位置上,如果同意你做這樣的事,會不會不好吧。」

「這事雖然有點不正規,但也屬於打假義舉。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傷人!那些店員都是僱員,與事無涉。」

「你還是不要這麼做。」

「我決心己定,非做不可了。不能讓由氏就這麼猖狂。正義,總應該有個說話的地方。」

「那……」

「此事與你無關,要是我犯了事,傷了人,你派人抓我就成了。」張凡笑道。

「說些什麼!我告訴你,絕對不要傷人。」

「不過,這些不知周韻竹同意不同意?」

鄒方聽張凡一口一個「周韻竹」,聽得刺耳,胸中頓時酸氣衝天,把香腮一轉,嗔道:「你怎麼搞的?難道你全部身心都被一個中年老婦女給控制了?」

張凡一陣後悔,情知說漏了嘴,提到了鄒方最不願意聽的一個名字,忙笑了一下,「你別想多了。她是我重要的商業合作夥伴,我們天健的生意跟她有大關係,這麼大的事能不跟她講?」

鄒方感慨道:「周韻竹,這個女人很有一套,哪天,我一定會一會她!」

這兩個女人會到一起,會發生什麼?

可想而知。

這不是要給我張凡弄緋聞么?

「方姐,求求你,你可別去招惹她。她是我的一棵搖錢樹哪。」

「哼!」鄒方斜了張凡一眼,心想,你越是護著她,我越是要動動你的心頭肉!

第二天早晨,鄒方上班之後,張凡又在床上眯了一覺,睜眼時已經上午十點了。想起昨天晚上和鄒方談起由氏的事,便給周韻竹打了電話。

「竹姐,你在辦公室?」

「你在哪?我聽你聲音好像剛睡醒?」

「我昨天晚上在城裡過的夜。」張凡脫口而出,反正周韻竹看不見他此刻正斜倚在卧榻之上。

「你不是回張家埠了么?怎麼還在市裡?昨天晚上在哪過的夜?」周韻竹警惕地問。

身邊的女人多了確實麻煩,她們的一雙雙眼睛都在盯著張凡的行蹤,恨不得把他綁在自己身邊,恨不得別的女人都……所以一聽張凡昨天在城裡過的夜,馬上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彷彿聞見了一股狐狸的味道。

「我昨天晚上有點事耽誤了,就在天健公司跟幾個隊員擠著睡的。」

「你找我幹什麼?」周韻竹此時根本不相信張凡的話,一想到他昨天晚上不知在哪裡睡的,心裡就彆扭。

「關於由氏的事,我想找你當面談談。」

「我沒空。」周韻竹直截了當地道。

「沒空?我去你辦公室等你,你啥時候回來,我啥時候跟你談。」

男人一堅持,周韻竹心中便熱了起來,暗道:我不跟他在一起,他也是要跟別的女人在一起,那豈不便宜了那幫小狐狸?

不過,嘴上還是要保持一定的「身份」,拒絕道:「你已經跟別的女人好了,在我這裡還能找到感覺嗎?你還是不來為妙!」

張凡知道周韻竹的脾氣,只要他去了她辦公室,她一定想辦法儘快趕回去見他,便道:「竹姐,我馬上動身去你辦公室等你,不見不散。」

說完,便掛了手機。

張凡來到周韻竹公司大樓時,正是快到、客戶人多的時候,大廳里人來人往,客人絡繹不絕。

張凡走到大廳里一張沙發上坐下來,欣賞這熱鬧的場面,等候周韻竹。

這時,一個身穿淺藍色制服、白色短裙的迎賓小姐走過來,紅唇微動,笑眼迷人地道:「先生,您在等誰?我可以為您服務嗎?」

張凡剛要說話,迎賓小姐卻莞爾一笑,接著說道:「這位先生,我認識您。上次您來找過周總。」

張凡也想起來了,她公司禮儀部剛來不久的大廳迎賓小姐,她周韻竹從省里上屆模特大賽優勝者中挑選的,人長得相當齊整,西服式深開領制服搭配得格外妥貼,看起來極為迷人,曾經給張凡留下挺深刻的印象。

「噢,我也想起來了,噢,怎麼,今天上午你在大廳值班?」

張凡微笑客套一番,只是心裡嘀咕:這女孩怎麼變化這麼大?

再看細眉,絲絲順暢,眉間清氣縷縷,並無亂象,便感慨道:姑娘的身體嘛,女大十八變。

迎賓小姐把彎月眼睛一眯,甜甜地道:「先生,周總出去了,還沒回來,您先坐等一會,要不要我給您端杯咖啡過來?」

「謝謝,給我來杯淡茶吧,稍加點白蜂蜜。」

「好滴。」迎賓小姐答應一聲,款款有型地離開,不一會工夫,端著茶盤走過來,彎腰將茶杯放在張凡面前的茶几上,盈盈笑語:「先生請慢用,有事喊我一聲。」

見她要走,張凡招手道:「你先坐下,我問你件事。」

迎賓小姐很有職業姿態地坐在張凡對面。

「怎麼稱呼?」

「我叫趙穎,剛來不久,有服務不周的地方,請先生多指教。」

在趙穎看來,張凡跟周韻竹一定很熟,給張凡留下個好印象很重要,他萬一在周韻竹面前替她她說一句好話,她就有可能被提拔,頂她辛苦工作幾年!

張凡掏出一隻由氏假冒的「芙蓉俏脂霜」,遞到趙穎面前:「這個,你用過沒有?」

她打眼一看,便樂了:「這個,不是由氏新出的產品嘛?我在模特學校的同學,以前都用咱們公司的芙蓉消脂霜,最近,由氏在江清電視上鋪天蓋地做廣告,說由氏的芙蓉俏脂霜是最新科技,所以,大部分同學都改用這個由氏了。而且,它的價格便宜。不過,我仍然堅持我們自己公司的產品。」

她很機靈地在最後加了一句,為了顯示自己沒有出賣公司。

「你同學用了之後,效果怎麼樣?」張凡問道。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馬甲遍布修真界最新章節、馬甲遍布修真界藤原欣、馬甲遍布修真界全文閱讀、馬甲遍布修真界txt下載、馬甲遍布修真界免費閱讀、馬甲遍布修真界藤原欣

藤原欣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Mafia渣男手冊、馬甲遍布修真界、系統成人指南、

。在千萬手持兵刃的魔神虛影進入oaa手中的大刀后,這把大刀上,著是散發出來一道足以斬斷時空的刀光。

「轟!」

一聲爆炸聲在混沌中響起,oaa手中大刀去勢不減。

一道刀光閃過,高御產巢御神、神產巢日神兩人胸口都是有著一道刀痕,整個人也是不斷的倒飛出去。

「第二刀

《神祗:億萬倍強化的我加入聊天群》第二百五十七章:天之御中主神不在軍中 「後天我要出差一趟,可能要走一周左右的樣子。」

晚飯時候,莫錫元提了這麼一句。

正在吃飯的常雲芬,感覺這話有些耳熟。

她下意識看向莫維遷的位置,卻發現那裡也空空蕩蕩。

自從周夢卿進門之後,再加上他確實也忙,便又不怎麼回家了。

不過常雲芬暗暗揣測,他也許是並不怎麼歡迎這個兒媳婦,所以才選擇眼不見心不煩。

但在兩個小的正式婚禮之後,他們就會搬出去,家裡自然便清靜了下來。

周夢卿卻只是動作細微的點了點頭,一副聽話小媳婦的模樣,讓常雲芬挑不出錯來。

不過,飯後,周夢卿還是敲開了莫錫元書房門,對他說:

「錫元,我有些事想要跟你說,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

「你已經打擾到我了,就有話直說。」他冷淡道。

「哦……」周夢卿忽然感覺自己有些笨拙,她低下頭,看著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咬牙道,

「是這樣的,我一個銀行的朋友跟我提了一句,說葉小姐好像想把她家的房子抵押了,我就猜她是不是缺錢了又不好意思向我們開口,就給她打了筆錢過去,另外……也算是我對不住她吧,她家裡出了火災之後,房子一直沒人管,我就找了裝修公司幫忙給她修繕,現在大致的地方已經收拾了出來,這兩天就要開始動工,我就想跟你說一聲……」

「什麼?」莫錫元站了起來,看著周夢卿一臉的驚愕。

她居然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周夢卿低下頭,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樣,

「我就是想跟你說一聲,總覺得這種事情不說也不對……另外,我跟葉小姐的關係實在是太差了,所以這事兒我也不敢跟她提,我就想著吧,要是你能跟她提一句,就說事情是你辦的,讓她有機會還是可以回家看看,也算是件好事吧。」

莫錫元看著她,眼裡的冰霜似乎有所緩和,

「我知道了。」

「嗯,還有最後一件事……房屋裡還有很多東西都沒有被燒毀,我想幫葉小姐保存起來,明天你下了班能跟我一起去一趟,把那些東西收拾著帶走嗎?我自己不敢亂動。」周夢卿小心翼翼地問他。

而他果然同意,「好。」

「嗯,那我先走了,不打擾你了。」周夢卿說著,就要轉身離開。

他卻叫住她,「周夢卿。」

「嗯?」她回頭,沒有做過多表情的面容,更加神似葉思黎。

有一瞬間,她們兩個人的影子似乎重疊在了一起。

「謝謝你。」莫錫元開口。

事實上,葉家的房子這件事,他竟然也疏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