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1 月 3 日

「不是吧,你們這高檔別墅區還有這種事!(英語)」琳達嚇了一跳大聲說道。

「那我們怎麼辦?開車去追嗎?(英語)」琳達著急地問道。

「笨蛋,我們能追的上嗎,說不定連我們自己也搭進去,現在我們只能報警了!(英語)」芬利大聲說道。

「好吧,我去打電話!(英語)」琳達說完,急忙拿出了手機。

查爾斯用力狠狠地砸了一下地面,剛才就差一點點自己就得手了,就差他媽一點點……

中年人拉著米子慧駛出了別墅區,開向了米子慧的學校。

最終,車子停在了米子慧所在的學校外面,並且渾身的黑色瞬間變成了紅色,中年人從前面下來,走到了車子後面,他脫掉了米子慧的鞋子,然後給她擺了一個舒服的睡覺姿勢,便關上了車門。

他來到了車前的路燈下,拿出了一支煙和一部手機,隨後他撥通了遠在中國的一個號碼。

電話接通了,對面傳來了一個他既討厭又想念的聲音。

「你好啊,怪盜先生。」電話里那個男人用中文說道。

「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叫我蒙力克!怎麼每次都記不住!」中年人不滿地說道。

「呵呵,別這麼激動,下次一定注意,拖你辦的事情,現在如何了?」

「還好吧,要是再去晚一點的話,可能就……唉……不好說……」

「這麼說,她淪陷了?」

「算是吧,不過這種場合,基本上沒有人能夠頂得住,女人都嚮往一種高貴自由,而又甜蜜夢幻的生活,在酒精的作用下,這種想法會被放大,再加上她的心情不太好,所以差點就危險了,不過只是對於你們來說是危險的事情,對於我們來說,這種事很平常。」

「是啊,畢竟東西方觀念不一樣,能守住最後的節操,也算是我可以對我那個師弟有個交代了。」

「真是的,想不明白,你那個師弟,聽說是個富二代,現在還收到了NBA的邀請函,長得模樣也不錯,這樣的人才,就算是站著不動,也會有一大堆美女投懷送抱,缺這麼一個女人嗎?」

「有的人喜歡花花世界,有的人則鍾愛一朵,要是這個世界每個人都一樣,那豈不是很無聊。」

「算了算了,你這個傢伙,又開始說哲學了,不說了,反正該做的事我已經做了,現在你欠我一個人情啊。」

「什麼?我欠你一個人情?別扯了,我們兩個人的人情債現在剛剛扯平而已。」

「胡說八道,我幫你做了17件事,你幫我做了15件事,十年前你在英國的火車裡放過我一次,算是16件事!現在你欠我人情!」

「好吧好吧,欠你人情,行了吧!」電話那頭無奈地嘆了口氣說道。

「這還差不多,好了,我累了,先眯一會兒,掛了!」中年人說完,也不等那邊說什麼便直接掛掉了電話。

隨後就見他躺在汽車的車頂上睡著了。

晚上,楊雨佳借來了于飛的平板電腦,裝上了自己的內存卡和手機卡,他瀏覽者自己空間里那些和米子慧拍的照片還有短視頻,心裡再次傳來一陣陣的劇痛,或許情侶之間一起呆久了,真的就會產生厭煩感吧,可是這麼多年的感情,他又怎麼捨得拋下。

「喂,我說老大,你又在想大姐嗎?」于飛這個時候穿著浴袍從浴室走出來說道。

「小飛,我想問你件事情。」楊雨佳說道。

「啊?什麼事?」于飛問道。

「你跟芹菜在一起這麼多年了,有沒有什麼時候感到過非常的厭煩她?」楊雨佳問道。

「啊?這個……」于飛想了想,然後搖了搖頭說道,「沒有,她總是很聽話,我說什麼就是什麼,從來不會跟我吵鬧,而且每次跟她說話,我都感到非常的高興,你說的這種感覺從來沒有。」

「那……你有沒有感覺就是兩個人時間長了,變得索然無味,你現在又是個明星,有那麼多美女追捧,你有沒有想過換換口味?」楊雨佳說道。

「卧槽,老大,你說什麼呢?我都結婚了,換個鳥啊,而且我也從來沒有這種想法,雖然芹菜有些殘疾,但是沒有人可以取代她在我心裡的位置,再說了,我對這種情愛的事情,根本就不感興趣。」于飛說道。

「你還算是男人嗎?」楊雨佳說道。

「卧槽,老大,你怎麼了?你怎麼會說出這種話來啊,這可不是你的性格?」于飛驚訝地瞪著楊雨佳說道。

「唉,或許吧,我也不知道,其實……並不是我……」楊雨佳說道。

「啊?你在胡說什麼,我可告訴你啊老大,大姐這個女人很不錯,你可不能辜負她,否則我饒不了你!」于飛這時走過來瞪著楊雨佳說道。

「那要是她有一天辜負我呢?」楊雨佳說道。

「這……我不太懂……」于飛說道。

「好了,我累了,睡覺吧。」楊雨佳說完,便鑽進了被窩裡。

雨水打在他身後的玻璃上,發出了「噠噠噠」的聲音,這樣的夜晚,想讓人不胡思亂想都不行,米子慧現在在做什麼,她有沒有想自己,或許沒有說,說不定她現在和他那個帥氣的外國朋友正在……

楊雨佳的心裡越想越亂,不由得又爬了起來。

這時,酒店的門鈴響了。

「誰?」于飛走過去問道。

「是我,楊紫楓!」門外傳來了楊紫楓的聲音。

于飛急忙走過去打開了們。

「摳鼻兄,你幹什麼,有事嗎?」于飛問道。

「是這樣的,剛才我一個朋友送給我幾張遊樂場的票子,兩三百塊錢一張,不去浪費了,我想明天我們幾個人一起去玩怎麼樣?」楊紫楓說道。

「卧槽,遊樂場?老子還沒有去過,有幾張票啊?」于飛高興地說道。

「四張,你、我、姓劉的在加上雨佳,我們四個人一起去如何?」楊紫楓笑著說道。

「你說什麼,裝波劉也去,不是吧,帶他的話,很掃興的,為什麼不帶王拓?」于飛不滿地說道。

「拓的修理鋪明天會來一個很重要的客戶,所以他去不了,裝波劉趁我不注意,搶了我本來給拓的票,沒辦法。」楊紫楓無奈地說道。

「哼,沒想到裝波劉也有這麼不要臉的時候。」于飛說道。

「你們去吧,我不去了。」楊雨佳這時說道。

「幹什麼不去啊,小子,好不容易有時間,我們出去玩會兒放鬆一下。」楊紫楓來到楊雨佳窗前說道。

「算了吧,我沒心情,我想好好休息休息。」楊雨佳說道。

「呵呵,小子,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你現在坐也不是睡也睡不著,休息個屁啊,明天我們四個一起出去轉轉,有事情做,想的東西就少了。」楊紫楓說道。

「好吧,我考慮一下。」楊雨佳想了想說道。

「你們在說什麼呢,我怎麼聽不懂?老大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于飛奇怪地說道。

「小子,別想那麼多,明天我們嗨玩一天!」楊紫楓說道。

「沒問題!老子早就想出去轉轉了。」于飛高興地說道。

「好了,我先走了,對了,明天帽子墨鏡口罩都要準備好,知道嗎,不能讓任何人把我們認出來。」楊紫楓說道。

「知道知道,摳鼻兄,你就放心吧。」于飛點點頭說道。

楊紫楓沒有再說什麼,開門走了出去。

楊雨佳拿著楊紫楓給他的票子,輕輕地嘆了口氣。

。 香滅了,這一炷香的時間也終於結束。隨之破滅的,還有千仞雪右手中用神力幻化而成的天使之劍,化為點點星光消失不見。

她緩慢的低下頭,充滿不可思議的看向自己胸前的位置,那堅硬無比,擋住海明威炸環狀態中全力一擊的金色蛋殼上,此時已經多了一個小孔,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小孔。甚至連周圍都沒有產生出一絲裂痕。

而就在她那件宮裝上,也同樣破開了一模一樣大小的小孔,那位置,正好是她的心臟。背後,同樣的位置,也破開了那樣一個小孔。兩者之間完全是貫通相連的。甚至那金色蛋殼後面,也出現了同樣的小孔。

一縷赤金色的血絲,順着千仞雪嘴角處流淌而下,是的,她的心臟被貫穿了。就被那一柄袖珍的,看起來毫不起眼的小槍貫穿了。天使防禦破了,哪怕只是那一個小孔,但卻已經足夠了。

千仞雪緩緩抬起頭,看着海明威,她的眼中此時已經充滿了迷惘。

「幽冥神槍?這,這是什麼技能?我並沒有感覺到神的氣息。」她的聲音還能平靜,嘴角處的赤金色血液卻在不停的流淌。這一擊,還不足以要她的命,儘管心臟已經被貫穿了,但她還是能夠活着。這對於普通人來說是必死的傷勢還不能置他於死地。

但毫無疑問的是,在這一擊之下,千仞雪也受到了重創。也就是天使之神受到了重創。

海明威嘆息一聲,「我的力量還是不夠,否則,它就不該是從你的心臟貫穿而出,而是應該在你的心臟中爆炸。那樣的話,就算是神,恐怕也會瞬間灰飛煙滅吧。」

「這是你的自創魂技?」千仞雪獃獃的看着海明威。

「自創魂技,不,這只是以我獨特的力量用特殊的方法發出的攻擊,算不得一個魂技,頂多只是一種技巧。」海明威搖了搖頭,其實這一招主要還是融合了幽冥白虎本身的屬性以及殺戮領域,才能爆發出如此恐怖的貫穿力。

海明威成功了,他成功的將一個神重創。儘管這個世界的神很拉垮,但到底還是一個神。遠遠不是普通人所能比擬。

千仞雪身上的金光重新出現,嘴角流淌的赤金色血液停止了,看着海明威,她眼眸中流露着極其複雜的感情。哪怕是重傷之下,她依舊擁有絕對強大的力量,她的心在猶豫,猶豫着要不要違背賭約立刻將海明威擊殺。

淡淡的金光在千仞雪身上流轉,她的臉色變得更加陰晴不定,幾次想抬起手,但卻終究沒有那麼做。深吸口氣,看了一眼不遠處已經滅了的香,千仞雪像是猛的下定決心一般,「你走吧。趁我還沒有改變主意之前,立刻走。三天,按照賭約規定,你只有三天時間逃走。我不需要你臣服了。三天之後,我將全力以赴的對你展開追殺。將使用天使之神全部的力量,也包括神器的力量。你只有三天。」

海明威身體一震,贏了,自己真的贏了,不只是贏了這場賭約,也贏了千仞雪的心。與這場戰鬥相比,更加重要的是那一天一夜之間,自己對於千仞雪性格和態度的判斷。

如果有半分差錯,那麼,現在的自己只怕就禍福難料了。

「謝謝。其實,你有很多機會可以殺我的。但你卻一直給了我機會。雖然我不明白為什麼,但我是幸運的。千仞雪,如果有一天,你真正敗在我手中,我定當饒你一次不死。」海明威平靜的對千仞雪說着,他的神色極為認真,儘管此時的他已經是那樣的虛弱。

可是,看着他的神色,千仞雪竟然能夠清晰的感受到海明威那強烈而真實的自信。

「你先好好想想三天之後怎樣面對我的全力追殺吧。你很聰明,甚至是我見過的最優秀的魂師。但是,當絕對的力量降臨時,就算你的計策再好,也將毫無作用。人力有時盡,而神是沒有止境的。海明威,先後兩次讓你從我手中逃脫,但你也教會了我很多東西。面對敵人,絕不能給對方留下任何機會。我還要謝謝你才是。」

海明威淡然一笑,「有一點你說錯了,神的力量也並不是無盡的,神力也有用盡的時刻。下次見面的時候,我想,我應該能看到你真正的神力了。再見。」隨後看了一眼插在遠處地面上的海神三叉戟,轉身就走。

他知道,自己現在沒有拿回這件神器的機會,千仞雪也絕不會允許自己拿走這件神器。能夠做到現在這樣,已經完全透支了自己所有的能力。轉過身,強忍着劇烈的暈眩感,朝着遠方飛去。

海明威的身影漸漸消失在千仞雪的視線之中,過了半響,千仞雪終於忍不住,哇的一聲,噴出了一口赤金色的鮮血,噗通一聲,直接坐倒在地面上。但她臉上卻流露出一絲怪異的笑容。

「海明威啊海明威,你聰明如斯,卻終究錯了一點。我相信,你一定是第一次使用這個技能,竟然連它真正的威力也不知道。沒錯,它是從我的心臟穿了過去,可是,我的心臟也真的已經破碎。如果在它上面你能再凝聚上一份神力,說不定,就真的能夠殺了我。」

幽冥神槍穿過了她的心臟,所過之處,心臟爆裂,心脈破碎。哪怕是千仞雪這樣的神級強者,此時此刻也根本沒有再動手的力量了。她全部的神力都凝聚在自己心臟的位置,模擬出一顆心臟來支撐著自己的身體。

神的力量雖然強大,但心臟卻依舊重要。哪怕是她的力量,也需要至少三天,才能重塑心臟。先前種種猶豫的作為,都是千仞雪做給海明威看的,她只是不希望海明威看到自己受創如此之深而已。

幽冥神槍的威力,只有真正體會了才能明白,千仞雪相信,如果自己不是神,根本就不可能從那一擊中活下來。但是,她也下定決心,絕不會再給海明威施展這樣一擊的機會。

幽冥神槍需要時間蓄力,同時,下次面對海明威,自己身上必將穿上天使神裝。

「謝謝你告訴我。」正在這時,海明威的聲音突然從千仞雪後方幽幽傳來。

千仞雪大吃一驚,猛然扭頭,看到海明威不知什麼時候,竟然已經站在了海神三叉戟旁邊。他的一隻手已經抓住了海神三叉戟。

海明威怎麼會就那樣甘心離去呢?海神三叉戟是海神的榮耀。哪怕自己能夠活命,卻拋棄了這份榮耀,那麼,海明威知道,自己永遠也不可能再繼承海神之位。所以,在離開千仞雪的視線之後,他釋放了自己的瀚海護身罩,利用隱身的能力悄悄的摸了回來,抱着萬一的可能,從後面接近自己的神器。

也正在他來到海神三叉戟旁邊的時候,聽到了千仞雪自言自語的聲音,他這才開口說道。千仞雪驚怒交加的看着海明威,沒有海神三叉戟,這傢伙已經那麼不好對付了,讓他拿回神器會出現怎樣的情況,千仞雪真的不知道。

「不要激動,千萬不要激動。心臟破碎可是大事。憑藉你的神力,慢慢修復吧。你要知道,雖然你現在有着足夠的力量暴起殺我。可是,你殺了我,你自己恐怕也會堅持不住吧。就算不死,也會落下永遠無法治癒的傷勢。倒不如遵守賭約。我們三天後再見。」

海明威臉上流露出了輕鬆的笑容,向千仞雪點了點頭,悄然轉身,這一次,他才是真的走了。他沒有攻擊千仞雪,不只是因為他此時的虛弱,他更加明白,哪怕是心臟已經破碎,千仞雪也依舊擁有威脅自己的能力。所以,在這個時候他依舊保持着冷靜,沒有半分貪心,就那麼轉身離開了。

看着海明威消失的背影,千仞雪險些又噴出一口鮮血,在星斗大森林中遇到海明威,是她與海明威的第二次較量,和上一次相比,實力更加不成比例。可是,自己還是輸了。海明威雖然也受了重傷,可是,輸得依舊是自己啊!

她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

三天,海明威,我到要看看,三天時間,你能逃得了多遠。

緊咬牙關,千仞雪閉上了雙眼,開始對自己心臟進行重塑的過程。

海明威很滿足,一邊快速的朝着星斗大森林外面而去,一邊凝聚治癒之水療養身體。此時他身體虛弱,無法飛行。但自身的修復能力藉助治癒之水的效果已經開始快速的修復着他的身體。

海明威相信,用不了多長時間,自己就能恢復正常。三天,已經足夠自己做很多事了。有了這三天的緩衝一切皆有可能。

緊握海神三叉戟,他從未像現在這樣對這件神器充滿了感情,失而復得的感覺似乎變得更加強烈了。

而海神三叉戟也像是感受到了海明威的心意似的,溫熱的感覺從黝黑的戟身中傳入他體內,滋潤着他的身體。

海明威本身強悍的恢復能力加上治癒之水的修復,快速的修補着他的身體。

五個時辰后,海明威終於飛出了星斗大森林。如果是全盛狀態,他根本不需要耗費這麼久的時間,無奈他現在的身體狀態確實太差了。用了五個時辰他已經是竭盡全力。

不過,這五個時辰趕路的過程中,他的傷勢也已經恢復了三、四成,魂力恢復了兩成左右。

海明威驚喜的發現,自己的魂力似乎又有了飛躍。雖然他此時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但他幾乎可以肯定,自己竟然邁過了九十八級的關卡,成功的進入了一個新的境界。也就是九十九級極限斗羅!

要知道,九十八級到九十九級,雖然只有一級的差距,可魂力的差別卻是雲泥之別啊!

全身破碎的魂環需要三天時間來恢復,這三天,也正是海明威全力逃走的三天。此時發現自己的魂力再做突破,顯然對於三天後能否真正逃脫千仞雪的追殺增加了重要的砝碼。

當然,海明威絕不會自信的認為自己真的能夠與千仞雪抗衡了,他不知道千仞雪擁有怎樣的神器,但天使神裝是肯定存在的。那可是六塊進入了神級的魂骨。其中蘊含的威力可想而知。

海明威在贏了賭約之後,就已經下定決心,在自己成神之前,絕不再和千仞雪硬碰硬。在自己身上吃了這麼多虧,千仞雪也絕不會再給自己任何機會了。

出了星斗大森林,海明威又前行了十里左右停了下來,開始修鍊。這裏應該已經出了千仞雪神念感知的範圍。正所謂磨刀不誤砍柴工,想要真正的不被她在三天後殺掉,現在這個速度是不行的。

而從這裏到海邊還有一段不短的路。必須要恢復全部實力,才有可能在三天內趕到目的地。一旦進入了大海之中,那麼,自己就能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了。

哪怕她真的能夠找到自己,在大海中與她對抗,就要比在星斗大森林更有優勢了。

海神的傳承者如果在大海中還被對手殺了,那麼,自己就真的不配繼承海神神位了。

盤膝坐下,這一次,海明威沒有像往常那樣,將海神三叉戟插在身邊,而是橫放在了自己的雙腿之上,他要時時刻刻的感受着自己這個夥伴的存在。

閉上雙眼,海明威直接進入到了修鍊狀態。當他內視自身的時候,臉上不禁流露出一絲苦笑。沒有仔細觀察他還真沒發現,原來自己的身體竟然殘破到了這個程度。要不是身上的魂骨和海神三叉戟的力量支撐著,恐怕早就倒下去了。

今天是海明威第一次炸環,他充分的享受了炸環帶來的恐怖威力,但是,炸環之後的副作用在這個時候也就完全顯現了出來。

首先是虛弱。